清和润夏  

假期整理了一下被封的章节

地平线下

http://qingherunxia.lofter.com/post/29abbf_c3135ac
http://qingherunxia.lofter.com/post/29abbf_c500df2
http://qingherunxia.lofter.com/post/29abbf_c63ad11
http://qingherunxia.lofter.com/post/29abbf_c7f65ea
http://qingherunxia.lofter.com/post/29abbf_c86567b
http://qingherunxia.lofter.com/post/29abbf_c9131ba...

测试测试

哈喽?2018年3月31日22:13:47,你还好吗?

江东少年 三十三

三十三


建安二年五月,曹操吕布刘备分别南下,讨伐袁术。

袁术就在孙策北边,攻破寿春下一个就是吴郡。孙策大部队全部开拔北上,没到秋收周瑜只能开仓准备军粮。

周瑜守吴郡。中护军掌管一切武将事宜,孙策要求他暂代吴郡和会稽太守。整个吴郡的孙策官邸全是铠甲摩擦的声音,将军们进进出出,领命者立刻带队离开。

“根据我对袁术粮草囤积的估算,他的军队能熬四五个月。”周瑜正坐在孙策身边,“正常的均需消耗下起码四个月,袁术为人以气高人,我不知道实际他是不是能拖这么久。”

程普点头:“只要我们能过六月。”

周瑜思忖再三,孙策撑着手肘抚摸短髭:“公瑾有话直说。”

周瑜下决心:“小麦过不来。...

江东少年 三十二

三十二

 

周郎银甲白盔,策马奔驰,白色的大披风撩起吴郡的春风,优雅地一闪而过。

他就是吴郡的春风。

周瑜在孙策官邸停下,下马将踏夜龙的缰绳交给马侍:“主公呢?”

“在练剑。”

 

孙策经常马上作战,一直用戈,很少用剑。但周瑜知道孙策的剑术多凶狠漂亮,全是杀招。孙策这个人就是为杀而生。

孙策在中庭舞剑,兵器凌厉地切割春风,春风温柔拂过。

周瑜站着欣赏一会儿,解下披风,伸手抄起兵兰里的长剑,扬手一挽挡住孙策的剑:“伯符自己练剑,多没意思。”

孙策咧开嘴笑:“我听见你的脚步声。”

周瑜微笑着小心翼翼寻找孙策的破绽:“切磋一下?”

孙策走着剑步,虎王认真地...

江东少年 三十一

三十一


上巳过后,曹彰的迎亲队伍返回许都。“洛阳”启航时孙权袖手站在码头,目送庞然大物悠然地离开江东。

“洛阳”有三层,高约十丈,龙骨起码七丈,耀武扬威张牙舞爪。孙权盯着洛阳,恨不得咬下一口来,直到洛阳的船帆都消失。陆逊陪他瞭望,孙权转脸看他,眉毛立着:“等我哥有钱了,最少造一艘五层的楼船,名儿我都起好了,就叫长安!”

“咱没钱。”陆逊实事求是。

孙权绷着嘴,抬腿就走。


上巳一过,曹家迎亲队也离开,吴郡戍卫的弦不必绷得那么紧,周瑜原本打算去豫章一趟。孙策当天酒醒了就反悔,不同意。

“中护军统领禁军护卫吴郡主管武事,你跑太远……我害怕。”孙策非常理直气...

江东少年 三十

三十


曹家的迎亲船驶进港口,船头立着个盔甲按剑的少年,低头看码头也站着的少年,眼睛一亮,心想吴地也有如此精彩人物。

孙权抬头,看这三层楼船,心里一惊。庞然大物缓缓停泊,两侧密密的划桨仿佛鱼鳍,一条凶猛的巨型怪鱼懒洋洋躺在吴郡身边。船只停稳,按剑少年下来,没等使臣交换名刺,直接一拍孙权肩膀:“你是孙权?”

孙权被拍得太阳穴一跳,面上不动声色:“你是曹彰?”

两人一对视,发现对方既不是黄胡子,也不是绿眼睛,竟然是正常人嘴脸,略微失望。

曹彰大笑:“正是我。家父总说生子当如你,说我们兄弟几个皆不如你,今天一看,这可真是……福寿之相!”接连几巴掌,手劲不小,拍得孙权要吐血。...

江东少年 二十九

二十九


建安二年三月初,太史慈横刀立马站在城墙下,微微一笑。孙策站在城墙上,居高临下,抿着嘴角。吴郡柳絮飘飞,风和日丽的艳阳天下颜色忽然明丽起来。年轻的将军们站在徐徐春风中。

豫章刘繇遗部十之八九被太史慈策反。余下的华欧松散的管束基本等同于无。

建安二年三月,孙策据豫章。


三月,温柔的春风终于归来,一切又勃勃生机。到处完全不像经过数次严酷的战乱,死不了便又盎然地活下去。倒是城外荒野的植物更加茂盛了,茂盛地让人不敢想原因,夜晚让风一吹,虚虚实实地站成一片冲人招手,来呀来呀地嗦嗦地笑着。


周瑜一般睡在孙策府里。他的府邸在孙策府邸旁边,新起的...

江东少年 二十八

二十八

 

建安二年(公元197年)正月中,袁术于寿春称帝。

严冬没有要过去的迹象,反而越来越冷,下起密密绵绵的细雪。地上勉强积上一层白霜,又被纷乱马蹄踏成烂泥。

孙策下马,大披风一甩:“中护军呢?”

孙河跟在他身边快步往营帐走,在孙策耳边低语,孙策蹙眉:“这大雪天又湿又冷的,他做什么去?”

后面一阵铁靴跟来,孙策率先进帐,一挥手:“自己找地方坐。都听说了?袁术在寿春称帝了,年号还他妈是‘仲氏’。”孙策一顿,复又想起周瑜不在,于是喷了一句脏话嘲讽袁术是白痴。

“曹操不会放过袁术,现在担心刘表会不会和曹操联军。”

孙策一笑:“你可别高看刘表了,要担心的根本不是他,反而是...

更新问题

江东少年的更新非常不均匀,我看一看居然上一更在七天前。这能是我的风格吗?不能!

有姑娘说更新间隔差太远非常地影响阅读体验,更新一章忘了上一章讲啥了—_—|||   这个的确是我的问题,我最近在全力写小白泽,刚刚度过小白泽的瓶颈期,,Ծ‸Ծ,,在此之前如果要江东少年一起写不能保证质量。

小白泽现在已经找到感觉,江东少年也要尽量日更。大家可能看到江东少年除了前几章,改动非常大,内容有所扩充。七年前所知和七年后所知怎么也会有点差距,这个在所难免。

更新时间,小白泽肯定要是老时间,确保甜心们早上就能看到。江东少年在下午或者晚上,这样安排比较符合我的时间,也方便姑娘们...

江东少年 二十七

二十七


周瑜把孙策拉进后堂,孙策眉毛还是立着。他被自己的母亲训斥,天经地义,吴夫人在最要紧的时刻做了最正确的事情。

可是他意难平。

周瑜知道他的火根本没下去,骂他无所谓,骂孙坚真的就过了。只是现在的局势,杀了魏家人没法收场。周瑜让孙策坐着,看他煎茶,不准说话。

孙策老老实实禁言,瞪着周瑜修长的手指,眼睛跟着转,瞧着小筷子小勺子加盐加花椒叶的耍出花儿了。

等到茶香四溢,孙策的面部表情也舒缓柔和了。周瑜将第一杯茶汤敬他:“伯符尝尝,这是权儿送的那套茶具,我用着尤其顺手。”

孙策尝一尝周瑜亲手煎的茶,心里的火苗噗呲一声彻底熄掉。他一边抿茶一边出神,这种时刻周瑜从来不出声,...

©清和润夏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