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和润夏  

洄之溯50

50

 

吾王……

 

虚无与浩大之间传来幽深的叹息,在心与血之间震动回荡。

 

吾王。

 

百里屠苏伏在地上,双手手指挖进青铜的地面,全身火焰缭绕,背部一侧像被岩浆浇过,血肉模糊。

焚寂在呼唤他。

它是他的一部分。

 

百里屠苏,你到底是谁。

 

浩大的罡气在女娲神像外面卷起狂风,渊渟岳峙的道人淡蓝色的宝衣在风中像是个虚影。

 

百里屠苏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那年他在一片血腥里看到模糊的蓝影,在尸山血海中闲庭漫步,像一道光,他那时候看到的唯一的光。

 

百里屠苏,无论如何不能辱没师门。

 

 

夏夷则抱着乐无异,将额头贴在他的脸上。

新死的人尸僵其实不会出现那么快。他依旧是软的。夏夷则微微摇晃身体,仿佛在安慰乐无异入睡。

 

地面突然被万钧之力坼开,巨大的根系在滚滚的裂石之间横冲直闯,砂石土块如怒涛咆哮,大地深处的愤恨喷薄而出。巨大的根系张狂地劈山开石,站在上面拎着蛇剑的男人携着当年神农之力呼啸而来。他站在半空,冲女娲神像微微趄身。

夏夷则还没有反应过来,从天而降一只绿色透明的光球,完全地罩住了乐无异,几乎把他弹开。光球中出现一个男子的身影,他温柔地抱住乐无异,一手虚握,凌空一抓,乐无异三魂七魄流星一般坠如他的手中。

 

虚无。

乐无异在一片漆黑的虚无里慢慢地走。远处的地平线一直在更远处,天也不存在,地也不存在。

冷。

彻骨的冷。

 

原来这就是死亡。

乐无异迷迷糊糊地想。

 

忽然远处走来一个人,提着灯笼,温暖而明媚。人影越来越近,温柔的声音轻轻唤道——

 

无异,醒来。

 

谢老师猛然攥住魂魄,强行压入乐无异的胸腔。神农的生机之力可以禁锢魂魄不至飞散化为荒魂,但无法长久,更不能复活。

 

谢老师冲凌空而立的沈教授摇了摇头。

沈教授忽然暴起,一枝树枝卷起昭明一甩,他伸手接住,大地一路撕裂,天神之力狂吼咆哮着直冲女娲神像而去,昭明的剑光划出长长的火焰的痕迹——

一直巨大的蓝色光剑从天而降直直插在女娲神像前面,被昭明一捅,四散崩碎。

 

沈夜倏然停下,巨大的白色袍子被气流拂起,仿若神降。

 

紫胤和他对视,他右手被昭明的弑神之力切割腐蚀,黑气弥漫,次卡作响。

 

乐无异缩在师父怀里,又暖和,又舒服。他蹭蹭脸,迷茫朦胧地问:“师父,我是不是死啦?”

谢老师顺着他的头发,轻轻拍他的背,用一种含混的哄小孩睡觉的口吻轻声道:“不会,没事的。”

乐无异越来越困,他抿了一下嘴,撒娇似的抱怨:“师父,好困。”

谢老师笑道:“那就睡吧。”

乐无异道:“师父,我真要死了吧?我死了,太师父肯定要发怒,让他别伤屠苏哥……我妈生孩子之前别告诉她,她受不住……”

乐无异絮絮地说着,忽然抽泣一下,脸上滑下一串眼泪,他到底害怕。

谢老师抱紧了他,低声发誓一般道:“我和你太师父不会让你死的。绝对不会。”

乐无异似乎马上要进入睡眠,他半梦半醒地说:“师父……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坦白,我小时候偷过你大衣里的钱买零嘴儿……”

谢老师忽然笑了,他柔如春风的声音像末雪初融的川流汨汨地抚慰过心里:“没关系,我以前也偷过你太师父的钱……”

乐无异彻底陷入沉睡之前,喃喃道:“夷则……”

 

紫胤和沈夜在女娲神像外面对峙。女娲神像里忽然传来一声声嘶力竭的呐喊:

 

吾王啊——!!!

 

女娲神像震动一下,天神有五衰,女娲神像仅仅是女娲留下的一丝力量,困住天子魔罗的魔核几千年,正在渐渐崩落。

 

青铜铮鸣的嗡嗡声贯穿所有人的耳膜,女娲神像龟裂,周身开始渗出煞气。

 

沈夜似笑非笑地看着紫胤,紫胤并不多言,双手推开,全身淡蓝色的罡气徐徐上浮,凌空结成一柄巨大的炁剑。罡气并未停止,炁剑越结越大,剑尖朝下,几乎怒瞪着女娲神像。

紫胤已是半仙之体,他毕生之力所聚大剑毁天灭地的力量汹涌滚滚,空气惊惧地战栗,紫胤向天一指,口中绽雷一喝:

天罚!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陛下……您的好师父要杀你呢……

 

百里屠苏睁着血红的眼,面无表情,缓缓站起来。

师尊的天罚就在外面,高悬着,指向他——

 

他转身,一步一步走向焚寂。焚寂挣动地越来越大,女娲神像崩裂地也越来越大。焚寂终于挣脱桎梏飞向他手中的那一刻,原本属于他的力量终于回来,他听见榣山上久别重逢的琴音。

等得太久了,千年,万年,洪荒之前。

 

他现在,是谁呢?


2014-10-16 评论-10 热度-106 古剑奇谭一二苏兰夏乐洄之溯

评论(10)

热度(106)

©清和润夏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