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和润夏  

洄之溯

2

 

“亲爱的乘客您好,欢迎您乘坐本次航班……本次航班将于上午十一点飞往昆明长水机场……”

 

一身黑衣的青年闭目养神,他身边的狭窄的过道上热闹非凡。密闭狭小的经济舱,人挤人。

四人的连座,兰生不大高兴,絮絮叨叨地埋怨他不早点买票。他倒不为所动,直挺挺地坐着。本就英俊,眉间一点朱砂痣,引得拖着行李的姑娘们频频回首。

 

兰生高兴了点,回首也没用,他是我的。

 

百里屠苏是少数民族,学生时代便是长辫子黑袍子。扎在汉人堆里格外显眼。偏他又标致,扎眼加N次方。方兰生和他是高中同学,住一个宿舍的。据传百里屠苏最高纪录三天只说一句话。那句话就是对方兰生说的。

他说,阿翔不是鸡。

 

当时高中是全日制,作息时间规定严格。百里屠苏有点神出鬼没,但是同学们课业压力太大基本上也没什么人顾得上好奇他。一日方兰生背书背得打蔫儿,看着窗外发呆,发现百里屠苏高瘦的背影消失在操场一角。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动力,跑下楼穿过操场。操场一角的院墙上爬满了的爬山虎,厚厚实实形成了个视线死角。方兰生跟过去才发现百里屠苏是半跪着的,地上有个又大又圆的……

你偷着养鸡?方兰生震惊:还是这么肥的鸡!

百里屠苏站起来,向下看去——没错是向下,方兰生在他淡淡的视线里感到了屈辱。

阿翔不是鸡。百里屠苏面无表情。

 

当时方兰生和百里屠苏不大熟,没说过话,没仔细看过他。迎面照脸地这是第一次。方兰生略张了张嘴,面上发烫。在后来的几年里,他坚持自己当时脸红是被气的。比他高的男性人类都应该去SHI。

 

方兰生走神想完一件事,飞机上还是吵吵闹闹。美丽温柔的空中小姐在帮助乘客寻找座位;身后一家四口坐了一排,小儿子哭闹不休让人心烦;右边百里屠苏抱着胳膊入定可能睡着了——突然,他左边的光线一暗。

 

“饿知道饿知道,饿会注意,……夷则你让一哈……不捉凉不捉凉,云南焪滴恨……”

方兰生心说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叫云南穷得很……他抬头一看,两个大男生在奋力往行李舱里塞东西,其中一个歪着头夹着手机,略矮一些,栗色的头毛四处乱翘,还有有一双圆滚滚的琥珀色大眼睛。旁边略高的色调长得倒正常,就是面色发白没什么表情。

琥珀眼睛似乎在和父母说话。终于艰难地安顿好行李以及结束通话,他坐在方兰生左边,冲他一笑,很有些顽皮可爱。高个男生也坐下了,正在给琥珀眼睛系安全带。琥珀眼睛又拨出一个电话,这次却换成了东北话,微妙带点江苏味儿。卧槽他是怎么做到的。

“师父师父俺们上飞机了,嗯嗯你放心……”

对方显然又唠叨一番,嘱咐来嘱咐去。

这个电话挂掉的时候琥珀眼睛又播了一个电话。……方兰生心想本少爷话痨二十三年今天撞见对手了。这次琥珀眼睛说的话方兰生就一点听不懂了,有点像外语。他对着手机叽叽喳喳欢乐地叫道:“阿卡阿卡……”

 

“维吾尔语。”百里屠苏抱臂闭目,把一个装逼无比的姿势端的十分冷酷炫。

方兰生没反应过来:“啊?”

“阿卡。哥哥的意思。”

方兰生顿悟:“怪不得生的五彩斑斓的。”

 

琥珀眼睛心满意足地挂掉电话关了手机,拆开毯子一抱,和旁边的男孩儿用西安话低声地聊起来。那男孩只是“嗯”或者“哦”回答,但听琥珀眼睛聒噪倒是认真。

方兰生转头看看百里屠苏,心里突然有种“他乡遇故知”的诡异情愫。

 

方兰生坐飞机最怕起降,其他还好。飞机起飞的时候他的鼓膜就要爆掉一样,疼痛难忍。百里屠苏一把揽过他,手指顶着他的耳骨。百里屠苏的手凉,顶在穴位上很舒服。

等飞机平稳了,方兰生松了一口气,从百里屠苏怀里钻出来。旁边两个小男生不知道在叽咕些什么,琥珀眼睛抱怨一声,冷脸儿站起来打开行李舱掏了两瓶水出来。方兰生瞄了一眼对方长胳膊长腿,哼了一声。

琥珀眼睛看方兰生老瞄他们,误会了,把一瓶水递给他:“喝不喝?你坐飞机也渴吧?”

方兰生一愣,冷脸儿又站起来拿了两瓶水,琥珀眼睛快乐道:“我们在机场买了好几瓶,来来一人一瓶。”

方兰生坐飞机是挺容易渴,他笑笑,把一瓶水塞给百里屠苏。百里屠苏冲冷脸儿点点头,冷脸儿回点。

方兰生无聊,和琥珀眼睛聊上了。琥珀眼睛声音一直都挺欢快的:“我姓乐,乐无异。这个叫夏夷则。”

方兰生一愣:“这是你汉名?”

乐无异诧异:“啊?我就这一个名啊?”

方兰生笑道:“我以为你是少数民族。”

乐无异哈哈一乐:“我是汉族,不过我生父是塔吉克族。”

信息量略大啊少年,现在我是不是应该道个歉什么的?

乐无异倒没在意,拧开瓶盖豪灌一口:“每次坐飞机都觉得自己快被风干了。”

方兰生道:“我叫方兰生,这个叫百里屠苏,说起来他倒是真少数民族,彝族的。”

“哦哦,所以你们是回家乡?”乐无异睁大圆滚滚的琥珀眼睛。

“也……算吧。”方兰生挠挠头:“他研究生是少数民族语言方向的,这次回云南是为了调研写报告。我专业是历史,跟着去看看。”

乐无异道:“我们俩刚高考完出来旅游,兰生你们真厉害。”

方兰生一听“兰生”顿了一下,好吧,算了。

 

说起来乐无异一直在西安长大,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在新疆,一般在中亚西亚地区跑商。方兰生有个大姐也在那一带,两个人顿感亲切。方兰生小时候去过新疆,特别爱喝奶茶。总觉得新疆的奶茶才最正宗,其他地方的都不够味。乐无异大笑:“这好办,下次你去新疆,或者等我哥来西安看我,我让他给你做。他别的不会,做奶茶最绝。”

 

中间方兰生和乐无异聊得投入,两端百里屠苏和夏夷则各看着一边想心事。


2013-11-13 评论-10 热度-137 同人古剑奇谭一二苏兰夏乐洄之溯
 

评论(10)

热度(137)

©清和润夏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