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和润夏  

洄之溯

6

 

半夜。

方兰生终于睡得熟了,气息悠长安稳。百里屠苏睁开眼,悄悄爬起,利索地换了衣服。阿翔蹲在床头柜上,看着他。

“看好兰生。”百里屠苏看了它一眼。阿翔点头,转头去看方兰生。百里屠苏抄起红莲,离开旅馆。

 

夏夷则也醒了。或者说,他就没睡。乐无异窝在他怀里软绵绵地说梦话,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夏夷则听到院外大门极其轻微地咔哒一响。他慢慢抽出胳膊,放平乐无异。伸手在空中点了三个天府金钟符,三章金色的符纸在空中轻盈飞舞,把乐无异罩在一个金色的炁钟里,百邪不侵。他换了衣服,拿起桃木剑,跳出窗外。

 

百里屠苏的速度很快,黑色的身影让夏夷则想起某种纯黑色的,以速度著称的优雅生物。百里屠苏会道术,但是不精通。或者说,他对法术一类有些不屑。他擅长的是力敌千钧的剑技,一旦近身被他缠上必死无疑。夏夷则本身钻研太华一路道法颇深,施术者本身有防御较弱的致命缺陷,如果再和百里屠苏打起来,务必不能让他近身,夏夷则倒还有把握嬴他。

今天早上他看百里屠苏颇为心不在焉。老板娘和小伙计的对话绝对没那么简单。百里屠苏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如果他煞性大发,夏夷则也不会手下留情。

 

在警车里值班的小徐打了个哈欠。这周出现了三个被害人,尸骨在这一带散的七零八落。局里定为恶性事件,破案的压力很大。水德村类似于卫星城,民族混杂聚居,平时倒也相安无事。第一个被害人出现在村边的绿化带里。一个小伙子值夜班凌晨回来内急想方便,钻进小树林里突然被人搭了肩,回头一看,一条胳膊摔在他身上,当时就昏了过去。第二个被害人出现在垃圾箱旁,只剩一件上衣和一些肉末。第三个被害人前天晚上出现的,一堆七零八落被啃剩的骨头。

法医难以断定是否是野兽。齿痕很奇怪,四个犬齿明显,其余上下咬合印不见交错。也就是说,这种生物实际上无法咀嚼,上下颌像两把菜刀针锋相对。所以法医更倾向是人为的,伪装成野兽撕咬。

然而如果是人为的,这个人比任何怪兽都要可怕。他是个神经无比坚韧的变态。

案子的消息被局里压着。最近加大了巡查力度,除了各处走访排查人员,还有就是看是否会再次弃尸。跟他同时蹲坑的阿措是个有点神神叨的彝族人,专门在大半夜的时候讲怪力乱神寒碜他。

“也许真的不是认为的,徐,肯定不是。”阿措小脸苍白:“你信不信?”

小徐有点想开暖气:“别扯这没用的!”

阿措吞咽一下,神经质地裹了裹警服:“为什么你们都不信。我亲眼看见坟墓里的人爬出来。”

小徐有点烦:“你继续忽悠!”

阿措急急忙忙道:“我是说真的!95年的时候,我有次在林子里迷路了,转来转去突然看见好多军人……我想让他们送我回家,可是他们好像听不见我的话一样,然后地面裂开了,那么多黑雾!还有烂掉的人,那么多烂掉的人往上爬……”

小徐突然一伸手,截断阿措的话,有点疑惑地看着他:“阿措……你……有没有感觉车在抖……”

突然车头被撞,巨大的冲击力把两人甩做一团,阿措大叫一声,飞溅的玻璃碴划得他头破血流。小徐立即启动车子要走,整个车身却向后倾斜——车前轮被抬起来了!

“什么东西!”小徐惊恐地发现车窗外突然漆黑一团,原本的路灯全都不见了!有东西在绕着他们的警车走。并试图打烂警车。小徐掏出手机,竟然完全没有信号。“阿措你有信号么!”阿措绝望地看着他:“没有!”

小徐头上冒汗:“什么时候黑成这样的,怎么就没注意!”

阿措没吭声。他直愣愣地呆着,微微发抖。小徐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只灯泡大的眼睛。

小徐猛地把阿措往后一拽,险险夺过一只捣碎车窗的爪子。车内空间不大,阿措的脸还是被抓伤了。

“铁的!铁的铁的!”阿措尖叫:“爪子是铁的!”

小徐大喝:“别乱说!”

阿措快哭出来:“天啊那根本不是活物啊!”

小徐觉得车子马上要翻了。他一手抱着阿措,一手在空中乱挥,希望抓住些什么——一只人手。小徐一个激灵尖叫着要挣开,那手却越发攥紧了:“别叫,我拉你们出来。”

小徐满脸眼泪鼻涕,他抬头看车顶,不知道什么时候车顶被划开,像罐头似的撅起来。一个黑衣青年半蹲着,一手拄剑一手拉着他一甩,连同被吓昏的阿措一起甩出了车。一根巨大的鞭子似的东西横扫过来,黑衣青年鹞子一般一跳,登上旁边的树枝,整个警车就在那一瞬间被扫地飞出去,摔得七零八落。

小徐这才看清那灯泡眼到底是什么——一只豹,肩高两米多的青铜豹,那水杯粗的大鞭子竟是它的尾巴。

青铜豹机械地来回走着。关节似乎是许久没动有些锈住了,发出牙碜的摩擦声。小徐已经不会思考了。

青铜豹被黑衣青年吸引,后退两步去扑他,黑衣青年轻巧躲开。青铜豹被激怒,咆哮着咬来。黑衣青年一振剑,血红的剑光迎着青铜豹砍了上去。

小徐恍然间看到一个白衣青年站在他身边,伸手在空中点了一张符,金色的炁钟罩了下来。

小徐喃喃自语:“妈,我看到黑白无常了……”

 

夏夷则的水生骨打在青铜豹的左眼上。青铜豹大叫,百里屠苏看了他一眼。

血色和雪色的光霹雳烈火般在一团黑暗中炸开,小徐麻木地坐着看。他觉得他现在已经死了也说不定。

青铜豹的眼睛耳朵鼻子都被打烂,但它一直在活动。青铜身躯太过坚硬,一般剑炁根本打不穿。百里屠苏眼睛开始泛红,魔纹在脸上狰狞地蔓延。夏夷则为了拖延时间在青铜豹的爪子间左躲右闪,逗弄着它向反方向跑去。百里屠苏的剑红莲躁动起来,一声清吟直冲霄汉。青铜豹转头冲他扑来,红莲上跳动的血光陡然暴涨,百里屠苏岿然不动,当头劈去。青铜豹被惯性撞在红莲上,火星四溅,从头到尾被劈成两半。

半扇青铜豹还在挣扎,夏夷则几张七杀破军符点上去,立即被炸得只剩四散飞沫。

百里屠苏收了剑,走进黑暗。夏夷则的身影也消失。小徐失魂落魄地看着在自己上空飞舞的金符渐渐分散。

 

夏夷则半边身子都是血。百里屠苏停下来,蹙着眉看他。伤口并不大,但是血就是止不住。百里屠苏并不精通治伤,他的煞气对夏夷则的伤似乎不管用。夏夷则沉默一下,身上隐隐开始发散青光,鳞片渐渐覆盖,黑棕的眸子缓缓变成妖媚的青蓝色。鳞,漂亮的鱼鳍,水纹眼。

这竟然是个鲛人。百里屠苏略略吃惊。鲛类一般都安静平和,擅音律,喜纺织,很少伤人。夏夷则的伤口在迅速恢复。

百里屠苏突然问:“他……知道?”

夏夷则沉默。半晌才答:“我不敢……”

百里屠苏也陷入长久的沉默。

 

不敢。

 

他返回旅馆的时候天快放亮,露水的湿气氤氲着,屋里有一种馥郁的植物香。方兰生睡得温柔平静,百里屠苏看着他,心里也温和下来。


2013-11-13 评论-2 热度-83 古剑奇谭一二苏兰夏乐洄之溯

评论(2)

热度(83)

©清和润夏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