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和润夏  

洄之溯

7

 

夏夷则站在窗边,脱了血淋淋的衬衣,举火一烧。身上还有血迹,他隔窗看看,乐无异还没醒。他悄悄翻过窗,迅速走进浴室,洗了个淋浴。乐无异迷迷瞪瞪地醒来:“夷则?”

夏夷则在浴室里闷闷应了一声。

乐无异翻了个身。

夏夷则一身水汽地出来,拿毛巾擦着。

他似乎有些知道百里屠苏的目的了。

这一路越往西南,越感觉到隐秘的煞气。越来越重,越来越强大。他并不能全然信任百里屠苏。如果百里屠苏执意往西南去,他必须跟着,龙潭虎穴也得闯一闯。哪怕自己到最后收拾不了,还有太华山。然而无异不能跟去,他不能接受无异有半点风险。

什么情况下,无异会离开呢……

夏夷则闭闭眼,咬牙道:“无异你醒醒,我给你看样东西。”他的脸上缓缓幻化出鳞片,鱼鳍,水纹眼,无异你看看我这个样子吧……

乐无异懒得睁眼,在床上蠕动着找到夷则的腿,蹭蹭。头上的呆毛颤颤。

夏夷则攥紧拳,抬起又放下。乐无异觉得有点不对,睁开眼睛,看着斯文俊秀的夏夷则,带着小迷茫道:“看什么呀?”

夏夷则轻叹:“不,没什么。”

 

早上大吃一顿,四人辞别老板娘。一路坐车往西南方向,百里屠苏不说到底是哪,其他人也不问。他和夏夷则一直是心事重重的样子。沿路城镇村庄,葱葱茏茏的梯田,缓坡上五彩植物的颜色,老天一笔一笔涂了个花团锦簇的云南。

乐无异和方兰生一直在大呼小叫,少见多怪。夏夷则面无表情,百里屠苏郁郁的。

 

一直赶路到傍晚,附近没有旅店,只能找当地人家借宿。幸而地图上有个苗寨,百里屠苏领着三人去投宿。老村长挺好说话的,同意了。一处空房间,正好四个床。晚上吃过晚饭,也没事可干,就都歇下了。

 

乐无异睡觉一向都快,方兰生和夏夷则做完晚课也躺下了。百里屠苏站在外面往楼下看。这是一处比较典型的吊脚楼,三层楼高,景色还不错。这个苗寨有点留守苗寨的意思,老年人孩子留守,年轻力壮的全进城了。因此晚上沉静地也早。百里屠苏一直不肯进屋,夏夷则警觉地看着他。

百里屠苏一掀长袍,跳下去了。

夏夷则跟着冲出去,纵身一跃。百里屠苏看了他一眼,稳稳地站在楼下。四周一些怨灵,弱的可以忽略不计。百里屠苏却在魔化。全身黑雾弥漫,魔纹狰狞地扩散。

夏夷则了然。

他默默开始妖化。

 

先醒的是方兰生。他看看左右,百里屠苏和夏夷则都不在。乐无异哼哼唧唧做起来了:“他们呢?”

方兰生披衣起身,走到露台上,浓重的夜色里站着一黑一白两个人。

“他俩在楼下做什么?”方兰生纳罕:“他俩不睡么。”

乐无异抄起那把青铜剑蹬蹬蹬往下跑:“夷则夷则夷则,这么晚了你们在干嘛?”

他们俩跑下楼,百里屠苏和夏夷则依旧背对着。

乐无异叫他:“夷则夷则?”

夏夷则轻声道:“无异,你……别害怕。”

乐无异一愣:“啊?”

方兰生道:“木头脸你整什么幺蛾子呢,大半夜的干嘛呢?”

百里屠苏和夏夷则慢慢转过身来。

都是长身玉立的挺拔身姿,齐齐站在夜色里,默默地看过来。

 

血眸,魔纹,煞气四溢。

鳞片,鱼鳍,青蓝妖瞳。

 

方兰生震惊地看着他们,他知道这不是以个玩笑,他以为是个梦。乐无异张了张嘴:“……夷则?”

夏夷则起手,两张符贴在他们眼睛上——他们可以看见这个世界其实存在的,却看不着的,另一面。

灵,鬼,怪。

 

乐无异突然脱了鞋冲夏夷则的身边甩去,夏夷则一愣,乐无异跺脚:“瓜批!它打你咧!”

……是说这个怨灵?夏夷则身边一直站着一个,对夏夷则的攻击完全不痛不痒。在乐无异看来,却是那怨灵一直在打他。乐无异看那鞋子穿过怨灵,心里一动,拔出青铜剑来,一剑扎过去,怨灵彻底消散。

方兰生轻轻走近百里屠苏,双手合十,轻声吟唱起梵文的佛经。他手上的佛珠生出洁净而浩大的光——佛光。佛光温柔而悲悯,宽容而精妙。

无上妙法,之于众生,之于净土。

 

怨灵一个一个消失。方兰生念完经,突然笑了:“原来真有啊。”

 

四个人陷入尴尬的沉默。

乐无异看着夏夷则不动声色。夏夷则苦笑道:“我是不是……特别面目可憎?”

乐无异反问:“为啥可憎。”

夏夷则抿了抿嘴。乐无异直直盯着他:“你是夏夷则吗?”

夏夷则沉默地点点头。

乐无异道:“只要你是夏夷则。”

 

方兰生咳嗽一声:“我说……你大半夜搞成这个样子吓我呢。”

百里屠苏不做声。

方兰生叹:“我早有点疑惑的,你不说,我也不问。”他突然笑了:“你折腾这个幺蛾子,是要告诉我你天赋异禀么?你是什么?”

“……魔。”

方兰生突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他慢着百里屠苏,笑了:“原来如此。”

 

乐无异道:“那夷则你是什么?鱼精?”

“……鲛人。”

 

原来真有妖魔。乐无异和方兰生默默想。

 

不久之后,乐无异很好奇地问百里屠苏,既然他是魔,为什么方兰生念佛经对他不起作用。百里屠苏对他说了有史以来最长的一句话:你知不知道什么叫魔。

乐无异百思不得其解。

 

再许多年后,乐无异无意中看到,魔罗,原就是纠缠修行者,破坏一切善行——佛子,魔。

 

百里屠苏,是方兰生的心魔。

 

在苗寨睡了一晚, 乐无异睡了一觉早上起来聪明了些,冲着夏夷则呵呵。

夏夷则不吭声。

乐无异道:“我才明白过来,你给我看那样什么意思。你是想顺势轰我走是吧。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夏夷则叹道:“无异,往下……会很危险。”

乐无异捶了他肩膀一下:“危险才要共度啊!夏夷则当乐无异是什么?”

夏夷则看着乐无异,忽然把他揽在怀里。


2013-11-13 评论-3 热度-72 同人古剑奇谭一二苏兰夏乐洄之溯
 

评论(3)

热度(72)

©清和润夏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