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和润夏  

洄之溯

8

 

几人重新启程之前,悄悄帮助苗寨清理了一些孤魂野鬼。乐无异和方兰生看不见,特地问夏夷则多要了几张符。这符是清和真人特制的,暂时性地开天眼,揭掉便失效。方兰生轻诵佛经,超度亡魂。乐无异只在一边看,他的剑太霸道,这些魂魄沾上便会烟消云散。昨天夜里他有些不解,为什么这把剑能杀掉虚无的鬼怪。方兰生想起当初在旅店,百里屠苏似乎是被剑“电”过一下。夏夷则本不想多说,被乐无异缠得不得不开口:“有把剑叫昭明……”

方兰生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乐无异好奇:“什么意思?”

方兰生躺在百里屠苏身边,一翻身对着乐无异:“我在飞机上还跟你聊过呢你忘了?中国传说中的‘百剑之祖’,第一把剑就是斩巨鳌四足撑天的昭明。难道说……这是就是昭明?哇一定会轰动死的!”

“影子。”百里屠苏冒了一句。方兰生翻身去看他:“什么?”

百里屠苏道:“这是昭明的影子。”

乐无异一愣:“剑的影子?那真昭明去哪里了?”

夏夷则默默摇了摇头。

突然,一声轻笑。四人一个激灵坐起来,四下也找不见妖气鬼气。方兰生厉声道:“谁,装神弄鬼,滚出来!”

却再无声息。

 

苗寨村长老成人瑞了,看什么都是乐呵呵的。他出来送四人离开,拍了拍乐无异和方兰生的胳膊,用汉话笑眯眯道:“好孩子,好孩子。”

他们走出好远,老爷子还被人搀着向他们挥手。

乐无异有些心虚:“我怎么觉得他好像知道什么?”

方兰生道:“人老成精,老先生也不知道活了多久,不必世事洞察但是人情百态大约也是看习惯了的。”

乐无异道:“不知道我活到七老八十是什么样呀。估计会缩成一个球球。夷则你……哦对哦,你不会老。”

夏夷则眉毛蹙了一下。

“木头脸会老吗?”方兰生笑嘻嘻地看着百里屠苏:“我也想知道木头脸老抽抽的样子好不好玩。不过估计我看不到了。”

百里屠苏没有说话。

乐无异突然有点惆怅:“说起来,夷则,我是不是得戒鱼肉了?真是不好意思啊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吃了多少你亲戚……”

夏夷则无奈道:“鲛人亦是以鱼为食……”

乐无异松了口气:“这么说我还是能吃的?”

夏夷则:“……”

 

百里屠苏和方兰生在一起这么多年,夏夷则和乐无异青梅竹马。百里屠苏朔月就发作的“头痛”,夏夷则从来没出现过的母亲,其实疑问并非不存在。可是那又怎样,疑问也不过是疑问,眼前是活生生的“百里屠苏”“夏夷则”。

 

百里屠苏高中的时候偷着养肥鹰,神出鬼没,容易做噩梦,不爱吭声不合群。上大学的时候更加神出鬼没,更加不爱吭声不合群,却能好好睡个觉。半个学校的女生暗恋他,送出去的情书小礼物从来都没有下文。已经养成睡前听佛音和接受按摩的习惯。

 

夏夷则从小身体不好,一点小伤便血流不止。寒暑假基本都得去太华山,在山上的时候每天盼着乐无异去看他。他有时做梦梦见有人活泼地喊他:夷则夷则夷则~从小能收到许多来自同一人的手工制作小玩具小点心。他会变“魔术”,华光异彩,只让一人看过。

 

还有什么好计较的呢。

 

按照地图,天黑之前他们进了县城。进县城是为了购买露营用的帐篷和睡袋。本来百里屠苏计划里,他独自一个人幕天席地。现在多了三个人,方兰生又有点讲究。

县城小而干净,带着明显西南民族的风情。乐无异和夏夷则去找野外用品商店,方兰生拉着百里屠苏找招待所。倒是不怕在陌生的城市里迷路,百里屠苏和夏夷则很明确对方在哪里。

八点多乐无异和夏夷则才回来。买了两顶帐篷,两只双人睡袋。方兰生打听好了明天去乡下的班车,大概得早点起。乐无异偏偏不困,拉着方兰生在天台打PSP。本来觉得百里屠苏和夏夷则看上去就不会玩的样子,拉个方兰生对战聊胜于无。哪知道遇上了对手,两人战得面酣耳热。

夏夷则最先回房,他得做晚课。百里屠苏后来也熬不住,回去睡了。俩人打了半天,四周突然寂静下来。

原本香气馥郁的熏风忽然变冷,刺得乐无异一个激灵:“兰生,怎么这么安静?”

方兰生差点要赢,他飞快地扫了四周一眼,也愣了:“呃?怎么这么黑?”

 

旅店露台在楼顶上,有专门供客人欣赏夜色的长椅。本来挺热闹的,还有来旅游的小清新们拍照喝咖啡上网,这一下没人了。

方兰生不自在:“咱们也回去吧。”

乐无异跳起来:“我去,这又是什么?”他屁股被什么东西抽了一下,他坐着跳起来摔到地上——竟然是那柄青铜剑。乐无异捡起来一看纳罕:“我没把它带上来啊?”

方兰生突然叫了一声倒地,乐无异大惊:“兰生你怎么了?”

方兰生脸色发白:“有人打我!”

乐无异刚想说什么,突然也被抽了一嘴巴。他爸虽然唠叨,但他从小连真正的骂都没挨过,这一巴掌把他抽懵了。方兰生站起来拉他:“无异?”

乐无异绷着嘴,显然是恼了:“兰生,夷则给的符带了没?”

方兰生道:“我就想打个PSP,谁知道还会遇见……以前怎么没觉得这种事这样常见?”

“手机没带符也没带,自力更生吧。”乐无异一把抽出剑来,喝道:“什么脏东西在这里戏弄人!”

冷不防又挨了一下。方兰生在他身边也不大好过。

乐无异啧了一声,怎么感觉对方有实质的形体,类似于妖或者怪。

那就好办了。

 

乐无异持剑,闭上眼睛。身上又挨了几拳,他岿然不动。方兰生原地盘腿坐下,吟唱起古梵语佛经。纯净的佛光缓慢庄严地氤氲开,乐无异突然精神一震,如醍醐灌顶。

微风擦过,乐无异一闪,一只拳头擦着他的脸冲了过去,他手中的剑一甩携着千钧之力横扫出去,对方吓了一跳躲开,那剑旋转半圈转回乐无异手中。

乐无异还是闭着眼。

 

震卦。无妄位。

跨左击,上挑,刺剑。

乐无异双脚一转,步法如踏浪般冲过去,速度快得只剩一串残影——左腿一扫,对方后跳,乐无异长剑一挑借力直刺,剑身如游蛇般一闪。

 

兑卦。中孚位。

旋风格,搅,截剑。

乐无异旋转,暴烈剑炁如狂风卷起,搅碎了旁边一张铁制躺椅,铁茬飞爆,疾如流矢。

 

巽卦。鼎位。

逆鳞刺,飞踢,斩。

对方显然没想到竟然会被乐无异近身缠到,乐无异竟然听声辩位炉火纯青。乐无异和百里屠苏路数大致相同,术法不会,剑技却非常高妙。大开大合,有点刀的风格。好在青铜剑本身够宽够厚重,弥补了一般轻剑力势不够的缺陷。他所有的反击都被化解,乐无异身形够快,根本打不着。

 

方兰生依旧在吟诵,缈缈佛光清洗着黑暗……忽然,无数金色的古梵文字符涌出,如繁星,如飞雪,汇聚奔涌,在空中旋成浩大梵钟,

 

……诸微尘,如来说非微尘,是名微尘。如来说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

 

梵钟大震,钟声宏大浩瀚,声入寰宇。昂扬之声震去诸般嗔痴恶念,魑魅魍魉,皆不得容。

 

佛光之下,一个黑衣身影劈开混沌闯了进来。他持剑仆步,仿若撕裂空间。脚下蓝白阵法盛开如莲,先天养命,泽被众生,一白衣身影半浮于阵法之上,端剑拈诀。

 

乐无异大叫:“夷则夷则夷则!”

夏夷则在半空中冲他点头,高声道:“前辈今夜好兴致,晚辈于武学中亦有不通之地,前辈可否也指点一二?”

百里屠苏跑到方兰生身边,轻声唤道:“兰生?”

方兰生一听百里屠苏的声音,顿时放心下来,微微一笑,向后一倒。

百里屠苏抱着兰生,眼睛开始发红,煞气四溢。

乐无异看见方兰生混了过去,大怒,冲着半空中的夏夷则喊道:“饿操!夷则!弄死他个二球锤子!”

 

漆黑中突然有人冷笑一声:“呵呵。”

 

夏夷则蹙眉,这个笑声很像昨天晚上的。

 

“尔等要杀吾,还差了几千年。”一个似乎是还在变声器的少年音冷冷道:“原以为多厉害,今日一试,不过如此。”

黑暗渐渐散去,半空中竟然还浮着另一个人。

“你不是……卖剑老头?”乐无异吃惊,转而大怒:“我得罪你了?用得着抽我?”

那人道:“吾年长不知几千年,如何不能教训你了?”说着一挥手,一道雷霆劈下来,乐无异就地一滚,险险夺过。

夏夷则道:“那么请问阁下是?”

那人道:“吾乃禺期,那柄晗光之剑灵。”

乐无异爬起来,拎着手里的剑:“这剑叫晗光?”

禺期在半空中道:“昨夜那黑衣小子说的对,晗光乃昭明之影,让你拿着实属暴殄天物。昭明可斩断世上一切法力连结,晗光略差,亦无不可杀之物。你们四人中一魔一妖,也当不起这晗光一剑!”

方兰生在百里屠苏怀里呼吸渐稳,竟是睡了。

乐无异道:“你既然卖剑给我,还弄这个幺蛾子?”

禺期道:“哼,只不过试试尔等深浅。”

乐无异道:“哼,你说试就试?”

禺期一挥手,又是一道雷霆。

夏夷则道:“前辈,慢着。晚辈有眼不识泰山,不知前辈苦心栽培。今日一试方知自身深浅。晚辈多谢前辈。只不知前辈有何需要晚辈的地方,晚辈定当全力以赴,万不敢推辞。”

乐无异张大嘴:“夷则你……”

禺期给夏夷则顺毛顺爽了,态度倒好了不少。他一指百里屠苏:“黑衣小子,不用红着眼看吾。汝那点魔气煞气,拿到上古,不值一提。汝所思所想,吾亦揣度,今日一试,不过是要看尔等是否有命去到那里。也罢,尔等若打定主意,那么带上昭明,终须有用。”

乐无异又喊了一声:“慢着!”

禺期兀自消失。

 

黑暗法界终于消失,周围都是露台上被乐无异砍得七零八落的桌椅。夏夷则落地,飞速过去看乐无异有无受伤。

乐无异嘿嘿:“倒真没受什么伤,那个禺期似乎也没用全力。”

夏夷则看着周围,乐无异依旧得意,拇指蹭过鼻子:“没什么,打架是男人的本能!”

乐无异安慰道:“我会赔钱啦。这家旅店规模不大,发展前景我不看好。作为补偿,我打电话让爸爸投点钱,算补偿吧。”

 

百里屠苏抱着兰生下楼睡觉。乐无异打了一架很兴奋,拉着夏夷则叽叽呱呱讲了半天。然后又奇怪道:“夷则,你整天对着我屁都不放,怎么刚才那么溜?”

夏夷则没有回答他,只是摸着他的脸,半晌:“我……很害怕。”

 

夏夷则家庭特殊,从小跟着太华观清和真人,修道修得冷眼冷心。乐无异有段时间很怕他真的就出家去了,再也不管凡尘俗世。性情性情,说人都是性情,乐无异觉得仙人都是有性无情。悲悯,但无心。有段时间他觉得夏夷则是有性无情的,他也不知道在夏夷则心里自己是啥。夏夷则总是泰山崩于前面无表情波澜不兴。

 

可是,今天,他对他说,我很害怕。


2013-11-13 评论-6 热度-86 古剑奇谭一二苏兰夏乐洄之溯

评论(6)

热度(86)

©清和润夏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