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和润夏  

情寄 53

53   一个行动代号

 

荣石看见一个小男孩儿围着一棵树打转,唉声叹气,跺脚,又打转,圆胖胖的脸上表情鲜活可爱,看得荣石跟着笑起来。

不小心笑出声,小家伙转脸看他。荣石咳嗽一声,刚想走,小家伙叫住他:“叔叔。”

荣石只好回答:“唉,有事?”

小男孩儿上下打量一下荣石的身高,很满意,然后小手一指树上:“叔叔,我的风筝。”

荣石抬头看树上,怪不得小男孩儿要围着打转,他的风筝别在树冠上。爬不上去,又不敢使劲儿拽。小男孩很认真地看着荣石:“叔叔,不要把它弄伤好不好?”

荣石叹气:“你等着。”他往自己手上呸了一声,三两下爬上树,非常小心地把那只风筝从树枝中往外拨弄。

小男孩心惊肉跳看荣石把风筝拆出来,叼着风筝线往下爬。等荣石爬下来,小男孩慌慌张张检查自己的风筝。荣石蹲下和他一起检查:“哟,这只圆燕是谁给你买的?手艺不咋地么。”

小男孩有点生气:“这是叔叔亲手做的。”

荣石抓抓脸:“哦,不好意思。”

不过……这风筝扎得还真是挺生疏的。特别是接榫的地方,铁丝缠得有点笨。但整体上很符合物理学原理,因此放飞很容易。

“你叔叔想必是个学究。”荣石笑:“这裱纸是他画的?”

小男孩可能不知道“学究”是个什么意思,仔细想想,不像坏话:“叔叔画的。”

圆燕的裱纸画得有点美国卡通的意思,憨憨呆呆两只大眼睛,一脸纯洁。

幸而风筝裱纸没破,风筝线断了,也不要紧,换一换就行了。小男孩很欣慰:“谢谢叔叔。”

荣石站起来,拍拍裤子:“这季节又没个风,你拿个风筝往天上扔么……”

小男孩觉得跟他话不投机,嘟着腮帮哼一声,准备回家。胡同口走来个拎着菜篮子的女人,步伐快而坚定,是个常见的为了家庭拼尽全力的家庭主妇。她看见小男孩在门口和个陌生男人说话,心里一着急,喊了一句:“侬了组撒?”

荣石一听,这基本听不懂的亲切感,上海人?他回头,看见一个挎着篮子像挎着枪的女人急急忙忙跑过来。北平这样的光景,要维持一个家的人都活下去,家庭主妇每天的日常不啻冲锋陷阵。

“我的风筝别树上啦。叔叔帮我摘下来。”

那女人跑到近前,荣石微笑:“您好。”

她看着荣石温文尔雅的样子,反而有点不好意思:“先生,那真是麻烦你啦。”

“没什么,举手之劳。”

这倒是上海弄堂出来的典型的女人,精明,爽利,还有些可爱。荣石跟她道别,转身听到她说:“你叔叔马上就要来了,还要带一个叔叔来,你收拾收拾……这样子怎么见人哟!”

 

单副局长去把新上任的警察局长徐铁英给接回来。徐铁英身边跟着个小年轻,长得不错,拿着腔调阴着脸,看得单副局长从牙缝抽气:啧,最近小青年都爱这种路数么,一个一个的,丧着脸。

徐铁英是个英俊的中老年。对比单福明的和气的团团脸,他简直一身到下都是锋利的气势。徐铁英慢慢走到会议室长桌上首的单座上,坐下,看向单副局长,笑问:“方副局长呢?”

孙秘书站他后面,还是啷当着个脸。单副局长腹诽:这搭配绝了,一个皮笑肉不笑一个死也不笑。

“方副局长家里有事,早请了假。要不我派人去接?”

徐铁英拿起身前的小本子拍了拍:“方副局长另有任务,不等他了。”

单福明一愣:“徐局长已经见过他了?”

徐铁英漫不经心:“从飞机场接我的就是他。哪里有问题?”

单副局长连忙:“没问题,当然没问题,您看我这话说的。”

徐局长看着桌面,缓声道:“都自我介绍一下吧。”

单副局长后面站着几排的主任科长队长面面相觑,然后自报家门。

 

会议倒是不长,说开半个小时,就开半个小时。徐铁英查看了一下原先的任务部署,没说什么,让他们接着执行。开完会,徐铁英自己进了办公室。局长办公室里面还有起居室,他要先洗个澡。徐局长在起居室洗澡,单副局长在外间可劲巴结孙秘书。孙秘书冷着脸没表情,倒是单副局长说一句他答一句,慢条斯理。单副局长拍他马屁不见他受用,也不见他生气,就看见他面无表情,一脸深不可测的“我不知道”。

单副局长陪着笑:“有个极重要的人,现在就想见局长,请孙秘书请示一下局长。”

孙秘书问:“什么人?”

单副局长低声道:“马汉山。”

孙秘书终于正眼看他:“我去问一下吧。”

 

头天晚上方孟韦接方孟敖回家吃了个饭,还是方孟敖开的车。第二天一早方孟韦又带他去崔中石家看了看,认认门。叶碧玉一直没见过方孟敖,乍一见个高大气派的军官,她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一个劲夸:“嗳唷真不愧是方行长的儿子,老洋派了!”

……崔叔真不是个嚼舌根的人,方家那点破事崔婶是一点不知道。方孟敖也没在意,被崔婶一夸,挺高兴地道谢:“您别夸啦,再夸我不知道北在哪儿啦!”

崔伯禽领着崔平阳缩在半扇木门后面,眨着眼看方孟敖。他有点怕这个高个子叔叔,看样子很不和善。方孟敖看见崔伯禽,笑一下:“叔叔又不吃人,你缩在那里做什么?”

叶碧玉回头一看,气得要死:“你缩在那里,见不得人呀?还不出来问好,你爸爸教你的礼貌呐?”

崔伯禽觉得失了面子,领着崔平阳不情不愿走出来,抬头看方孟敖:“叔叔好。”

他一只手里还拎着风筝,方孟韦笑:“这风筝你还留着?我再给你扎个更好的。”

崔伯禽心疼道:“刚才飞到树上啦。幸好有个路过的叔叔帮我弄下来,并没有戳破裱纸。”

叶碧玉领着方家兄弟在院子里的天棚坐下,进进出出忙着泡茶,一时又抱怨北平物价翻着滚往上涨,家里都没有好茶待客。

方孟敖仰头看着棚,笑道:“您这棚搭得好,这几天正是太阳大的时候,坐棚里凉快。”

叶碧玉有些骄傲:“孩子爸爸找人来搭的,我哪里晓得!搭得确实好,我问了问,比邻居的便宜,手工还好。”

方孟敖笑得更大声:“这个倒是,崔叔精明着呢,要不怎么当账房。”

叶碧玉叹气:“账房也不好当的,他最近天天失眠,问他话他也不说。唉不说这个,你们喝茶,孟韦不要管他,喝茶。”

崔伯禽拉着方孟韦絮絮叨叨说那天的奇遇,高个子的叔叔说方孟韦是“学究”,学究是什么意思?

方孟韦一愣,也笑了:“我有朝一日还能被人这么说呢。你放心,他夸我呢。”

 

拜访过崔婶,两个人出来。方孟敖要回服务队,方孟韦送他,照例是他开车。

兄弟俩人一路上无话。方孟敖昨天晚上的表现方孟韦一直有疑问,但是他没问。方孟敖在席间接了程小云回家,喊她妈,这是承认她在方家的位置了。说起来,程小云也就比方孟敖大几岁而已,倒被方孟敖喊得不好意思,说喊程姨就可以了。

昨天晚上方孟韦不问,今天上午方孟韦还不问。他对哥哥做的任何事大概都不会有疑问,方孟敖倒忍不住:“程姨的事……我是想着,跟她一个女人计较,没意思。”

方孟韦睁着圆眼睛看他。方孟敖开着车,舔了舔嘴唇,有点犯烟瘾。方孟韦点头:“我知道了。”

方孟敖有点烦躁,他似乎怎么做都不对。昨天晚上方步亭压根没下楼,程小云最后也没走。这大概就是个家了……可他却没问过方孟韦。

方孟韦轻轻叹气。

“我问你……恋爱问题。不是想干涉你。”方孟敖艰难地措辞:“我是想……恋爱毕竟事件美好的事,如果你有,那也很好。如果有人能对你好,这么些年……”方孟敖词不达意地说话,气得捶方向盘。方孟韦坐在一边,撑着下巴,微笑:“恋爱的确是件好事。他对我很好,放心吧。”

方孟敖叹气:“她对你好就好。替我谢谢她。”

 

荣石再次来到张大夫家。张大夫领他进门,帮他换药。北平的夏天太热,荣石实在熬不住,张大夫的药膏确实有效。张大夫在他身后手脚麻利地抹药膏:“上级答应了你的请求,会尽快帮你弄到城门换防。”

荣石闭着眼:“能出城就可以了。带人没问题,毕竟要带个电台。”

“这是最难的事。电台。”

“是。”

两人一直无话。荣石的伤从右肩泼向腰背,左腰也有伤,荣石调侃自己的疤是“扛枪带刀”。

张大夫忙完了,荣石需要晾一会儿。张大夫终于忍不住:“国槐同志,现在我并非代表组织,我个人问你个问题行么?”

荣石沉声:“问。”

“你……是不是认识北平警察局的人?”

“……认识。”

“那,可不可靠?”

荣石突然睁眼,盯着张大夫看。张大夫似乎被吓一跳,似乎又没有,只是镇定地微笑。

“我知道你问我这个是什么意思。组织审查我这么久,知道我很可靠就可以了。我在北平警察局认识的任何人都和我的任务无关。你也是老地下,明白吧。”

张大夫点头:“我当然明白。所以是我个人的名义——你这次任务极其危险,我个人只是希望……你能多一点助力。”

荣石又闭上眼:“和他无关。和谁都无关。我明白这次九死一生我也以个人名义回答你,只是我信任你……我不想牵连任何人。”

张大夫叹道:“好,我知道了。”

 

荣石穿上衣服想走,张大夫忽然道:“你觉得,这次北平任务用什么代称比较好?”

荣石看着窗外。北平……北平于国是曾经的首都,于他而言是什么呢。他想起来自己开着车带着孟韦大街小巷地闲逛,带他吃烤肉,东北菜,山东大饺子。他在北平挨过一枪,没死成。那天晚上他躺在孟韦怀里,拼命地看车窗外的月亮,努力让自己不死。

舍不得死。

北平在他心里,是一座城。

城里有……月光。

 

“也许……北平无战事吧。”

2016-05-21 评论-161 热度-1657 情寄荣方楼诚楼诚衍生
 

评论(161)

热度(1657)

©清和润夏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