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和润夏  

情寄 62

62   一名女子

 

荣石一直高烧不退。清晨方孟韦开车带荣石到中央医院去,中央医院的院长和方步亭有点交情,认识方孟韦,帮忙安排荣石的一应检查。大夫要听心肺音,解开荣石的衣襟,微微惊了一下。

伤成这样……居然还活着。

这边检查着,蒋院长拉着方孟韦到走廊上,蹙眉道:“孟韦,这是个什么人?”

方孟韦一愣,里面躺着的,是他什么人?

“他……他是我一个好友,以前是北伐军的教官……”

蒋院长点点头:“孟韦,如果你能搞到盘尼西林,我们就能救他。”

方孟韦一愣:“啊?”

蒋院长一摊手:“盘尼西林军管,中央医院里存着的都是有数的,我一个院长都动不了,得军部批条子。这位先生这个样子……需要大量抗生素。”

方孟韦慌了:“买不到吗?”

蒋院长看他六神无主的样子,只好提醒道:“你哥是军官。”

方孟韦开着车冲出医院,开到半截,冷静下来。

如果去求大哥,大哥一定会帮忙。但是大哥现在处境微妙,到处查账,够招人眼了。他上哪儿弄药品?私底下弄军管药品查不出来还好,查出来是个大罪名。

 

程小云轻轻搁了手里的话筒,面上没显,心里不住叹气。方步亭气坏了,用手杖敲地面:“乱点鸳鸯谱!”他站起来,怒道:“备车!”

程小云急忙:“步亭,你别……两个孩子自由恋爱……”

方步亭咬着牙,恨不得一手杖搠到电话那头何其沧的脑袋上。念大学的时候是这样,留洋的时候是这样,老了老了还是这样,四六不靠!

“他一个书呆子,讲起道理来,哪个比得上他。他知道自己的得意门生身份复杂到处搞间谍玩卧底么?满嘴自由民主自由恋爱,嘴上清楚脑袋里却糊涂!”方步亭真生气的时候,脸上是没表情的。他一直想把木兰和那个身份不清不楚的梁经纶隔开,何其沧偏偏打电话给程小云,告诫方步亭“爱情是自由的”。谢培东本来关着木兰,让孟韦一搅合木兰真是“冲出樊笼”了,跑到何孝钰那里拒绝回家。

“小云去见他,跟他谈谈木兰的事。我去找梁经纶。”

谢培东也着急:“行长,您见梁经纶说什么?”

方步亭道:“这个梁经纶,是太子的人。我当然直说,如果还需要我配合搞什么币制改革,就离我们家木兰远一点。”

方步亭刚要出门,方孟韦慌慌张张跑了回来。他看看往外走的三个人,攥着拳头:“父亲,姑爹,程姨,我,我……我要金条……”

方步亭微微挑眉。这个小儿子从来没有明确说过自己想要什么,想得到什么,他打量方孟韦,方孟韦低下头。

“你要金条做什么?”

方孟韦吸了口气:“父亲,我要买盘尼西林,救命的……”

方步亭着急木兰的事,握了握手杖:“小云,你去给他拿。等会儿司机再回来接你。”

程小云应了,目送方步亭和谢培东离开。方孟韦局促地捏着帽子,看着程小云。程小云安慰地冲他笑一笑:“你等等。需要多少?”

方孟韦脸色苍白:“一根就够了……”

程小云转身上楼,方孟韦目送她袅娜的身影消失在房门后。一会儿,程小云下来,递给方孟韦一个小布包,里面硬邦邦一根手指粗细的金条。

方孟韦攥着金条,眨着眼看着程小云。他是个成年男人,个子足够高,高到程小云得仰脸看他。他也是个孩子,惊慌失措,神不守舍。程小云伸手摸摸他的脸:“刚才……你父亲发了好大的火。但我不赞成。何副校长的话是对的。”

程小云美丽的眼睛里含着笑,温柔镇定:“爱情是自由的。”

方孟韦眼眶发红,一手捏着帽子,一手攥着金条。

“去吧。开车慢点。”

程小云站在客厅中央。纤弱的女子,倒仿佛是撑起这个家的顶梁柱。

 

荣石再次睁开眼,还是医院雪白的天花板。他手里攥着细瘦的微微发凉的手指。一瞬间荣石有点恍惚,上一次死里逃生,也是这样,攥着好看的手指,在医院醒来。

这一次,荣石没做什么梦。什么雪地小鹿,统统没有。大概是心里空了,做梦都成奢侈。

“你……醒了。渴不渴?”

荣石听到声音,转过脸,直勾勾盯着方孟韦。方孟韦垂下眼睛。他想抽出手指,被荣石猛地攥紧。

荣石抓着方孟韦的手,轻轻贴在自己的脸上。方孟韦趴在他身边,看着他。

荣石没说话,闭着眼睛,似乎又要睡过去。他嘴上的皮起得厉害,方孟韦心里难受,只好低声道:“你先放开,我去给你倒水……”

荣石不吭声。

方孟韦想抽出手,荣石攥得更紧,拼命似的。他大病没愈,其实没有多少力气。方孟韦不敢真的跟他较劲,只是低声道:“我只是去倒水。”

荣石抓着方孟韦的手贴在自己脸上,一动不动。

方孟韦无奈:“你这样抓着,我斜着身子,胳膊酸……”

荣石睁开眼,清明的眼神吓方孟韦一跳:“我不放手。”

“啊?”

荣石干哑的嗓音带着血:“我说,我不放手。”

方孟韦气笑了,笑着笑着眼睛又要红:“你知道,你这命是谁捡回来的吗?”

荣石绷着嘴。

“我,我把你的命捡回来的。”方孟韦把脸埋在荣石的腰侧。“我发现你倒在野草地里。”

荣石往上看,看着看着放开了方孟韦的手。他伸手摸摸方孟韦一直梳理得干净整齐的头发,然后揉得乱七八糟。

方孟韦埋着脸,荣石听见他清浅的呼吸声。

“你第一次见到我那天,我妈妈和妹妹刚刚被炸死。”

荣石轻轻捋着方孟韦的脖子。又长又骄傲,向上仰起的时候,世界就只剩这美丽的线条。

“大哥先把我推出去,再去救妈妈。一颗炸弹落在她身边……一下一个人就没了。大哥吼我让我趴好,他去救妹妹,一架飞机的机枪从他头上扫过去,打死了妹妹。”

荣石知道被飞机机枪打烂的人是什么样子。更何况一个幼儿……他吞咽一下,嗓子里都是苦。

“我哥和我,其实……一直都害怕救人。因为,肯定救不回来。”方孟韦闷闷的声音带上了颤抖:“你让我看见你倒在那里……你个王八蛋……”

荣石眼睛眨着。

方孟韦不再说话,荣石盯着天花板,盯了半天。

“抱歉。”

除了抱歉,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方孟韦趴了一会,坐起来,看着荣石惨笑:“没办法啊,是不是。不等你,又怎么办呢?”

又怎么办呢?

 

爱情是一只鬼。它站在那里看着你,让你不寒而栗,让你战战兢兢,让你一辈子也摆脱不掉。

有只鬼,寄居在灵魂里,随时随地,让灵魂分崩离析。轻而易举。

 

荣石轻轻吻住方孟韦。

 

下午的时候,方孟韦的手下在医院找到他。方孟韦正在削一只苹果,削出的皮薄而蜿蜒,有始有终一根下来,没有断。水果香甜的气息缭绕,方孟韦的手下有点馋。这年月,也就方副局长能搞到苹果。

方孟韦也就搞到一只而已。他削好了,递给荣石:“吃了苹果睡一觉,晚上我再过来。医院没有吃的,我回家想办法弄点粥。”

荣石靠着床,看着白皙的拇指中指顶着苹果的两端,修长有力,比苹果更诱人。

他接过苹果,啃了一口:“我不急。”

 

方孟韦站起来绷着脸往外走,他依旧是那个严肃的方副局长。

“副局,这事儿闹得……方行长打电话到局里找不到你,所以兄弟们只好找来了。”

“你们能找到这里,还行。”方孟韦面无表情。

“您……表妹,谢木兰小姐,被抓啦。”

方孟韦猛地停下,后面的人差点撞上他:“谁?谁被抓了?”

“副局,这两天您不在,您不知道,外面乱套了……青年服务队发粮,一粒粮食没发下去,徐局长差点被人打一枪,多亏孙秘书挡一下。发粮那会儿据说马汉山发表了些……不怎么好的话,接着还有共产党上台演讲,局面差点不可收拾。抓了一堆人,谢木兰小姐被当成燕大代表抓起来了。单副局长一看,马上通知了方行长,方行长找不到您,在电话里发了好大一顿脾气……”

方孟韦额角突突地跳:“行了我大概明白了,你闭嘴,去开车!”

 

西山军统秘密监狱大门外,停下几辆美国囚车。陆陆续续下来几个人,被人持枪押着往监狱走。除了一个确定是共产党的严春明戴着手铐,其他人都没戴。谢木兰紧紧地跟着梁经纶,她一点也不惶恐,她早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她的名字是“木兰”,是古诗里坚毅奋勇的女战士。她何不做个真的“木兰”?不能真上战场,一样可以斗争。她觉得自己共产主义信仰是对的,梁教授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希望。当年她读谭嗣同的传记,看到谭嗣同说“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哭了一大场。如今“自木兰始”有何不可!

她看了梁经纶的侧面一眼。到底是少女,她面颊绯红。除了很大的信仰,她还有一个很小的爱情。她都想要,现在她都有了。

只要跟着他,她什么都不怕。

 

犯人们缓缓往里走,忽然后面啪啪几声响,脆得监狱里的人都听见了。北平警察局的副局长方孟韦狂抽了几个人的耳光,把人都抽傻了,警察局和警备司令部的人第一次看见方孟韦发作的样子。

拦方孟韦的宪兵面颊红肿,被方孟韦挥到一边:“我是侦缉处的副处长,拦我!”

孙秘书一看是方孟韦,走上前:“方副局长,发这么大火。”

方孟韦阴着脸看孙朝忠:“这些人,不需甄别,都关了?”

孙朝忠一贯没表情:“甄别也要先问话登记。确定不是共产党才能取保候审。”

方孟韦咬牙:“我问话,我取保候审行不行?”

孙朝忠公事公办:“方副局长取保谁?”

方孟韦沉默半天:“谢木兰。”

孙朝忠一仰脸,他手下的人把谢木兰从人群里带了出来。梁经纶也停下,转身看谢木兰。谢木兰温柔地对他笑笑,向方孟韦走来。

方孟韦着急:“木兰,你胡闹什么?我取保你,你老实跟我回家。”

谢木兰很平静:“小哥,我一直告诉你,我不是在胡闹,你从来不听。”

孙朝忠在一边道:“拿取保单来。方副局长填一填。”

谢木兰没看他,轻轻一叹:“小哥,不必了。我的老师同学,都在那里,我也得去。”她终于正式对上方孟韦的眼睛:“小哥,再见。”

 

谢木兰转身,回到犯人中。她扶着梁经纶的胳膊,一步一步,坚定地走向监狱。

方孟韦看着她的背影,忽然想起程姨立在客厅的样子,她用那珠玉一样的声音悠扬地告诉他:爱情是自由的。

人应该也是自由的。

谢木兰,两样都要。

 

方孟韦眼中缓缓蓄了泪。他吐了口气,也转身,上了002。

他心里没有自由。

他心里只有一只鬼。


2016-06-02 评论-149 热度-1717

评论(149)

热度(1717)

©清和润夏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