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和润夏  

二重赋格 27

27   小赵医生曰:号外号外,高中班主任谈恋爱了。

 

谭宗明同志深得老丈人器重,感到肩上担子沉甸甸。为了赵启平同志和自己的美好明天,谭宗明巴结老丈人不遗余力。

“他最近挺好,还是有点忙。忙起来就不爱吃饭。不过这几天他喜欢苏州菜,苏州菜有个好处不上火……”

赵教授在手机里静默几秒钟:“……很详细,谢谢。”

谭宗明一愣,忽然一激灵,这纯属多嘴。他吞咽一下:“赵教授,那什么,我能不能问一问您为啥给我这么大信任?”

赵教授似乎低声笑了:“启平和你很熟。”

谭宗明疑惑:“啊?”

赵教授声音平缓:“在医院里,他和你聊天很愉快。”

谭宗明眼前飘过一串巨大的问号,然后天上噼里啪啦下感叹号。

赵老爷子诶,您搞情报工作的吧?

谭宗明觉得背上汗毛一阵舞蹈,合着自己去找赵启平,被赵教授撞见过?是哪次?自己规矩吗?有作死吗?啊啊啊?

挂了电话,谭宗明紧急查询附院和赵教授的关系。附院全称是第一附属医院,算是这所历史悠久传承光辉与荣耀的大学的第一所附院。所以语言习惯上,本地人都一律只喊附院。其他还有十五所,等级不同各有千秋。赵教授在附院工作过不短的时间。十几年前卫计委和中国红十字会总院联合统筹最具国际化的医学教研中心,抽调了许多真正的菁英医师。当时据说上面第一个点名要的就是赵教授。

那么凌院长和赵教授认识甚至可能很熟一点不奇怪啊……谭宗明挠挠头,那只死狐狸没提过,这不害人么。万一哪天在办公室里不轨一下被撞见呢。

老丈人现在在谭宗明心里简直金光万丈。

 

赵启平买房子到处跑中介,累得奄奄一息。他坐在凌院长办公桌对面:“凌院长,给点买房小建议呗。”

凌院长拿着笔写写写:“问我干什么,你有更好的人选。”

“谁啊?”

“你家不是有个奸商么。回去问问他都是怎么坑人的,你反过来用。”

 

买房子这个事一言难尽。房价比股价还波动,一天一个样。觉得要多看看,看来看去一个不如一个,回头想找前面还凑合的,人家早卖了。

赵启平焦头烂额。他以前完全没考虑过成家的事,看其他人为了房子上蹿下跳不理解。现在他也是上蹿下跳中的一员了,有空就开着车去看房。

韦主任小区里的确有卖房的,可惜是西户,完全的西户,西晒特别惨。冬天算了,夏天真得热死。

晚上赵启平垂头丧气洗了澡,瘫在床上一动不动。谭宗明在一边很感动:“一家之主,一切都看你的了。”

赵启平握拳,表示可以。

谭宗明拿着他的手把玩:“房子的钱我出一半。这样房产证上咱俩的名字。咱俩也算,有个红本本了。”

赵启平笑一声。

谭宗明道:“昨天梦见我爸了。”

赵启平蠕动着换了个姿势。

“怎么了?不是好梦?”

“倒也不是。挺奇怪的,就以前的事。早上刚醒那会儿,我稀里糊涂以为他还在。”

“你对你爸……印象最深的事是什么?”

谭宗明笑:“我爸平时说一不二,懒得搭理人一样。可是他很会做菜……没错就是很会做。我能记起来的他就做过几次饭,有一次是我生病他熬了好几个小时的粥。”

“我爸……我没什么特别的印象。哦对了,我小时候他带我去医院,拿骨骼模型吓唬我。”

“所以你就打通任督二脉成为骨科医生了。”

“拉倒。”

“你爸跟你讲过最多的话是什么?”

“不记得了。他不怎么跟我讲话吧。”

“我爸跟我讲过一些做生意用人的事情。也不是很详细,他觉得反正等我掌权他都死了关他什么事。”

赵启平闭着眼叹气:“你小时候有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当爹了会怎么样。”

谭宗明直乐。

赵启平抱着他的胳膊蹭脸:“你别笑,我真想过,反正不能是我爸那样,肯定要比他强。”

“嘿,你现在想也白费。”

“是是是,断子绝孙。”

 

等到赵医生难得休息,谭总带着他去佘山避暑。管家先生挺喜欢赵启平,请他喝下午茶。安迪突然给谭宗明打电话,有事找他。谭宗明马上开车就走,说晚上回来吃饭。

 

谭家的确称得上是庄园。赵启平看过以前人描述“门阀”是什么样子。世家门阀闭门而市,自己是国中之国。谭家宅闭门而市够呛,但是封闭起来几个月自给自足还是没问题。

他们坐在花园的凉棚下。管家先生喜欢英式下午茶,用红茶,刚烤出来的松饼和自制的草莓酱招待赵启平。赵启平非常不喜欢奶制品,因此漂亮的小圆桌上没有牛奶相关。

他没告诉谭宗明,谭宗明怎么知道的。

下午四点左右的阳光慵懒地蒸熏着花香。这个小型的带有管家先生私人性质的花园被打理得很好。植物欣欣向荣,连花朵的配色都仿佛有讲究。不招摇,也不低调。

 

好奇心是个讨人厌的毛病,不幸所有人都有。赵启平和管家先生聊着聊着聊到谭老先生,赵启平笑道:“谭宗明跟我讲过,说谭老先生给他煲粥。”

管家先生温声道:“谭老先生厨艺很不错,中餐西餐都擅长。”

“我爸完全不可能进厨房。他连面条都不会下。”

管家先生笑着叹气。

赵启平轻声道:“老先生是个什么样的人?可惜不能见见他。”

管家先生抿了口茶:“老先生……不是个很听别人讲话的人。”

 

谭家回迁是谭老先生一力做主促成的。刚回来谭家宅只剩个地基,基本上是废墟。废墟也有好处,没有乱搭乱建稀里糊涂的住户。谭老夫人根本不愿意回来,她在中国没有什么美好回忆。

 

“老夫人的照片我见过,她很美。”

管家先生有点惊讶:“你见过?谭先生带你去墓地了?”

赵启平咳嗽一声:“这个……的确去了。”

管家先生轻微吐了口气。

过了会儿,他似乎有些微微出神,语调带了点对旧日时光的怀念:“她的确很美。她擅长绘画和作诗,一画就能画一天。然而她不快乐。”

赵启平知道谭老先生会画画,谭老夫人也会画?怎么谭宗明对待艺术是那个态度。

“有的时候……艺术是个自我拯救的好办法。”

管家先生在花香味的微风中轻笑:“说得对。”

赵启平很聪明地打住话头,再不试探关于谭家的一切。

 

晚上谭宗明开车回来:“下午跟管家先生聊什么了?开心吗?”

赵启平盘腿坐在沙发上:“聊了聊艺术。反正你也不感兴趣。”

谭宗明脱了外套:“我上来的时候问厨房,还有二十分钟开饭。”

赵启平用手肘撑着脸,看谭宗明。

今天这只狐狸的目光有点复杂,谭宗明奇怪:“我哪儿惹你了麻烦你直接说,你这样我瘆得慌。就算让我反省,也要给我个方向。”

赵启平穿着舒适的纯棉居家服,瘦仃仃地陷进沙发,看着有几分可爱。

“谭宗明,问你个问题。”

“讲。”

“咱们俩以后……关系简单一点行不行?就只有你爱我,我爱你。”

谭宗明对着赵启平坐下,盯着他看。赵启平第一次发现谭宗明眼神很深,是千真万确的深渊,容易一头栽进去。

“刚才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关系简单纯净一点,哪怕有一天不爱也要挑明……”

“后面的。”

赵启平愣愣道:“你爱我,我爱……”

谭宗明笑着看他。

赵启平反应过来。窗外壮丽的日落在他脸上晕染一层红霞,然而赵医生肯定不会承认自己羞涩。他努力坦然表情:“我爱你。”

谭宗明忍着笑:“你第一次说。”

“嗯。我觉得这句话不能用得很滥。我爱你不是开饭了,是誓言。”

“所以你发誓吗?”谭宗明威胁地欺上前。老虎捕猎前的动作,一场厮杀的开场白。

赵启平被谭宗明逼得向后仰,他看着谭宗明的眼睛:“我……发誓。”

谭宗明搂着他。他感觉到谭宗明心底的喜悦和快乐,有点惊讶。

“我也发誓,小狐狸。”

 

晚上睡觉前赵启平终于想起来:“安迪找你干嘛?”

谭宗明仰天大笑:“难得该我指导她的人生了。她也有今天。”

“所以?”

“安迪谈恋爱呢。”

赵启平喷了。

谭宗明不解:“你笑什么?”

赵启平一脑袋扎在抱枕里。

废话,班主任热恋中,多震撼的消息。


2016-07-18 评论-270 热度-2685 楼诚楼诚衍生谭赵二重赋格
 

评论(270)

热度(2685)

©清和润夏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