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和润夏  

二重赋格 29

29   小赵医生曰:科技才不推动进步。攀比推动进步。

 

这下连空气都凝固住了。赵启平一时难以调整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该笑该生气还是该疑惑。

“谭宗明……你啥意思?”

谭宗明很认真地解释:“你看,我第一次见父子长得这么像的。我和我爸长得也就鼻子像,你和你爸简直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

赵启平眯起眼:“你见过我爸了。”

谭宗明飞快地运算了一下实话实说和使用一点语言艺术各自的风险,最后决定实话实说:“见过了。”

赵启平上下扫他:“我看你生龙活虎不像有病啊?”

谭宗明一本正经:“不是去看病。我去你家找你的时候你没在,我……撞见你爸了。那天你喝多了,我告诉你令尊找你,你不记得了。”

赵启平略略回想,他就记着早上起来怀里抱着矿泉水,依稀有点印象是自己和谭宗明回忆峥嵘岁月。

谭宗明诚恳:“我一开始就没瞒你。”

赵启平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继续发火:“你把我跟他拼一起就是为了……逗乐?”

谭宗明坐在他身边的沙发上,低头看他:“我是在想,你老了以后什么样子?会不会像令尊一样,这么有……威严。”

赵启平缩在茶几和沙发的缝隙里,保持沉默。

谭宗明俯身亲吻他的脖子:“我特别想看你六十岁的样子。不过一定更帅。”

赵启平哼一声。

谭宗明在他耳边低声笑:“你……愿意在我身边呆到六十岁吗?”

赵启平不吭声。谭宗明的气音像海洛因,像吗啡,像一切该死的容易成瘾的毒品。赵启平爱他的声音,他拒绝承认,他上瘾了。

小赵医生的耳朵红了。谭宗明喜欢看这薄薄的细白的耳朵泛红,特别可爱。谭宗明认真道:“我前段时间,翻了很多教讲情话的书。生生世世三生三世一堆一堆的。你知道我是个讲求实际的人,从来只承诺做得到的事,在可控范围内讲实效。所以——这一辈子我打算认认真真爱你,直到死亡。”

小赵医生拍案而起,谭总吓得往后一仰。赵启平努力绷着脸,转过身:“行了,别在那儿超常发挥了。”

谭总愣了下:“我是讲真心话,我现在放弃讲情话了,总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惹到你。”

小赵医生恨不得掐死他:“你这句话纯属多余!”

谭宗明闭嘴。

赵启平抬起长腿,跨坐在他身上,捏他的脸皮:“谭总,您真是朵奇葩。”

谭宗明搞不清楚这是不是好话。

赵启平捏着谭宗明的下巴:“给爷笑一个。”

谭宗明不动声色上下打量他一眼。这只狐狸最近胆儿肥了。谭宗明伸手压住赵启平的后脖颈子,把他压在自己怀里:“谁是爷,嗯?”

赵启平扑腾着挣脱他的手,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他一笑就无法掌握平衡,前仰后合禾禾禾,差点栽下沙发。谭宗明伸手揽住他,他把脸埋在谭宗明颈窝里,捯过气儿之后用牙齿轻轻地咬谭宗明的皮肤。

小狐狸动情了。

谭宗明很满意,他扶着小狐狸的腰,稳如泰山地由着他作妖。赵启平啃谭宗明啃得正欢,谭宗明一眼瞄到茶几上摆着的笔记本,青春年少的赵教授和赵医生两个人腼腆温柔地同时看着他。谭总思维马上奔腾:“平啊,你真是你爸亲生的?不是克隆的?”

赵启平坐直身子,掐住谭宗明的脖子:“我掐死你吧,掐死你算了!”

 

凌院长最近忙,他没有不忙的时候。下手术换了衣服急匆匆跑出来,哪儿也找不到亮亮。他让亮亮等着他,这小兔崽子一般不会乱跑。

凌远急得团团转,跑到护士站准备打电话找孩子。正巧韦主任在护士站查什么东西,抬头看见院座火急火燎跑过来:“院座,你家小宝贝儿被赵副主任领去吃饭了。”

凌院长一愣:“哪个赵副主任?赵启平?”

韦主任低头翻文件夹:“还能是哪个。”

凌院长有点生气:“我明明让他老实呆着……”

韦主任啧一声:“麻烦院座您看看现在几点了,小孩子一动不动坐着等您一上午,再不去吃午饭食堂都没东西了。再说谁知道您啥时候出来。”

凌院长平复一下心情:“赵副主任怎么……”

韦主任耸肩:“谁知道,他俩跟亲哥俩儿似的。”

 

赵启平去食堂的路上又碰见被扔在医院的小哦呦。亮亮最近被院座禁止看平板,只好抱着小书包发呆。赵启平感慨:“你又被你爸丢这儿了。”

亮亮一本正经:“我在等他。”

赵启平半蹲下:“思索什么呢这么严肃。”

亮亮叹气:“有点饿了。中午食堂不知道有什么。”

亮亮交际能力也不错,很有院座的风范,和食堂大妈大叔关系搞得挺好,打饭的时候亮亮去排队,那一勺菜里的肉总是微妙地比别人多。

赵启平看亮亮小不丁丁地蜷在椅子上,心里难过:“咱俩一起去吃午饭吧。”

亮亮犹豫:“我要等爸爸。”

“你爸什么时候下手术还没准儿呢。食堂可不等人。再说你爸那破胃已经那样了,你的胃再饿坏了怎么办?”

“爸爸的胃最近很好。”

“好吧好吧我道歉。你怕我把你卖掉啊。”

“不是,我答应爸爸要等他。”

赵医生蹲累了,坐到他身边:“你要是错过饭点儿,你爸不是更着急。”

小哦呦肚子一响。

韦主任大步流星地路过,看到亮亮和赵医生打了个招呼。亮亮有点着急:“爸爸呢?”

韦主任笑:“你爸在手术。”

赵医生牵着亮亮的手:“走走,吃饭去,你吃饭你爸也踏实。韦主任你跟院座说一声行吗?”

韦主任刚从食堂出来,心情很好:“快去吧,今天小炒非常不错,难得不咸。我看见院座就跟他说。”

亮亮被赵医生牵着,磨蹭两下,跟着走了。

 

附院的食堂菜色一直很棒,虽然有时候盐量掌控不大好。刚开始食堂对病人家属也开放,去的人非常多,搞得很多医务工作者去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了。现在附院食堂只对内开放,亮亮算特权阶级,院座给他特别办了一张卡。赵医生和亮亮分工,各自排队。亮亮小小一个人,脖子上挂着饭卡,稳稳重重地端着餐盘,看着十分可爱。

赵医生买了不少小炒,他担心亮亮不爱吃。不过后来才发现亮亮根本不挑食,有什么吃什么。院座的教导十分严格,亮亮很讨人喜欢。

赵启平看亮亮吃得全神贯注,忍不住问道:“你家里……是几个大人?”

亮亮看他一眼:“叔叔和院长。”

答案干脆利落。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亮亮嚼东西,咽下去:“不觉得啊。”

赵启平吃不下去,只是撑着下巴看他鼓着小腮帮吃东西:“叔叔和院长,这样也可以?”

亮亮很淡定:“为什么不可以?”

 

凌院长急急忙忙跑到食堂,看见赵副主任和亮亮在一起吃饭。赵副主任下巴搁在手背上,趴着看亮亮吃饭,偶尔说两句话。

“你爸总把你扔医院。”

“爸爸是舍不得我。”

“嗯?”

“爸爸总是觉得我在他眼皮底下比较安心。赵叔叔你也吃,爸爸说不能浪费。”

“嗯。你爸规矩大。”

凌院长放松地吐了口气,笑了笑:“亮亮。赵副主任。”

赵启平抬头看见凌远,招招手:“院座。”

亮亮看见凌远,乐呵呵的。赵启平心里郁闷,还真是差别待遇。凌远刚忙完,也不饿,坐在亮亮身边给他夹个菜擦个手。

“你看你弄的,衣服上是什么?”

亮亮不好意思:“嘿嘿。”

“不要学你叔叔。”

 

凌院长低头看亮亮。他可能没发觉,自己带着笑意。那眼神就是爸爸看孩子的眼神,又普通又温馨。

赵启平更吃不下去了。

“怎么买这么多?吃得完吗?”

赵启平道:“吃得完。”他拿起筷子,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大口,鼓着脸玩命嚼。凌院长咳嗽一声。赵启平嘴角有油,他捏着面巾纸,恨不得一把给他抹了。照顾亮亮成了习惯,赵副主任这个吃相实在是有点让他抓狂。这要是熏然就好了,熏然吃相不咋地,但是能给他擦啊。

太尴尬了。

“赵叔叔心情不好。”亮亮低声解释。

“……嗯。”

“叔叔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

“记得要去买菜,冰箱里没东西了。”

“用你提醒?吃你的。”

“其实吃食堂也挺好的。”

“为什么。”

“能吃点肉。你做饭清汤寡水的。”

“小破孩儿,给你做就不错了挑三拣四的。”

 

午饭过后,赵启平给谭宗明打电话:“老谭,有空没?”

谭宗明拿着电话莫名其妙:“有……”

“明天中午有吗?”

“有啊。”

“明天中午请你吃医院食堂。”

“……啊?”

“附院食堂啊,你不来尝尝?”

“我能去?”

“主任家属,怎么不能。来不来?”

“行行行,谢谢赵副主任的请。”

“用我的卡。今天晚上我值班。挂了。”

 

赵启平挂了电话,谭宗明拿着手机:“……谁又刺激他了。”

2016-07-21 评论-402 热度-2732 楼诚楼诚衍生谭赵二重赋格
 

评论(402)

热度(2732)

©清和润夏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