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和润夏  

地平线下 57

57

 

公元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三日,日军大举进攻上海。

 

当天晚上明楼明诚明台谁都没睡觉,坐在客厅相对无言。他们感觉有人在拿着小刀剐他们的心,一刀一刀,活活挨着。

明台痛苦:“大姐在上海……”

明楼顶着太阳穴。

“一大早我就去电报公司拍电报。大姐在租界,问题应该……”明诚看明楼,再看明台,不知道安慰的是谁,或许是自己。

明台捶膝盖:“早把大姐接来就好了!”

可是大姐不来。大姐舍不得父亲的产业,哪怕只剩下十分之一。

三个人再无话,一直坐到天亮。

天一亮,三个人马上动身去电报公司拍电报。明诚开车,明楼仰在后座,明台靠着车窗木愣愣地看窗外。心急如焚过后,烧完了情绪人都傻了。到了电报公司一看,排着队,一水儿中国人。互相问问,天津北平上海大同保定,日军铁蹄碾过的中国地图。

等轮到他们,明台冲到柜台前,就问大姐现在好不好,要不然赶紧来法国。明诚担忧大姐遇到事情也不会讲,她一个人……连淳姐也不在了。

明楼明诚得去上班,明台坐在电报公司等回电:“等不到我不回家。”他很有毅力,坐了几个小时一动不动。

去上班的路上明楼深深叹气,一个字也没说。

 

终于让明台等到电报,电报上冷冰冰的“一切安好”让他读出大姐温柔的嗓音。她说她在上海很好……主要战事集中在苏州河那里,大批人往租界逃,目前租界还算安全,万国商团和法军都有反应。大姐很乐观,实在不行她可以进法租界,法国和日本关系不僵。或者有个饶家驹神父人不错,一二八的时候就救了不少难民。明台老老实实听话,他们三个在法国好好生活,她心里就踏实,不会慌。

明台泪水涟涟。

 

很快明楼的头疼熬不住,需要请假去瑞士求医。他这个病同事基本都知道,发作起来很吓人,又查不出什么毛病,只好祝他早日康复。明教授那个讨人喜欢的助手随行,有点可惜。

明诚在家收拾行李箱。带了些贴身衣物,叮嘱明台:“你老老实实呆在家里。”

明台很无所谓:“知道啦。日本鬼子撒欢,国府都不急我急什么。”

明诚拍他一下:“不要打哈哈。”

明台挠头:“我会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念书,隔几天给大姐拍电报。”

明楼在外面的车上坐着,明诚拎着箱子塞进后备箱,往下一压关上。明台双手插在裤兜里,很无心地冒一句:“你们俩用一个行李箱啊。”

明诚一激灵,平静道:“方便。多一个箱子你提着?”

明台哦一声。

明楼最近开始使用文明杖。他坐在车后座,拄着文明杖,看明台一眼。这文明杖是个凶器,提醒明台乖一点。

明台嗤之以鼻。

 

明诚上车:“大哥去火车站之前得再买一个箱子。”

明楼看他。

“这事怪我,你又不收拾东西。我糊里糊涂把咱俩东西收到一个箱子里了。容易让人起疑。”

明楼微笑:“两口子才用一只行李箱。”

明诚面上发红,认真开车。

 

瑞士巴塞尔算个大城市,挨着法国。当地有个挺有名的内科医生,是个德国人,姓泰勒。明楼的头疼在法国查不出原因,只能寄希望于泰勒医生。到巴塞尔下了火车,两个人直接找到泰勒医生诊所。

诊所今天人不多,轮到明楼进诊室,明诚就在诊室外面坐着,沉默不语。

 

“您好,明先生。”泰勒先生是个典型的日耳曼人,或者希特勒理解错误的“雅利安人”。他身量不高,举止优雅,笑容亲和,是个不错的医生。

“您好,泰勒先生。”明楼跟他握手:“终于见面了。”

泰勒先生轻笑:“闻名不如见面。”

 

明诚坐在门口,面无表情。

 

“九月国联第十八届会议召开,你们国家的外交官顾维钧先生提交对日本的申诉书,警告英美,日本侵华在独吞中国排斥欧美,作壁上观对欧美没有好处。”泰勒医生声音不高,笑容和蔼,似乎就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医生在问诊,“国联把问题交付做国联咨询委员会。国咨委通过报告,确定日本的军事行动违背九国公约和巴黎非战公约。所以将要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举行九国会议,日本必须出席。”

“中华民国寄希望于国际调停。”明楼笑着回答医生的问诊,“我的国家从公元一八四零年开始就寄希望于别国的调停。”

“这一次希望调停的是日本。日本自己拒绝出席九国会议,还怂恿德国意大利不参加。英美的国际干涉还是有效,日本希望出现一个中间人促成中国和它谈判。”

“我的国家自一九二八年就很信任德国,军队里有大批德国军事顾问。”明楼闭着眼,“日本八月份进攻上海,打到现在啃不下来,华北战线那么长,它扛不住了,想起德国不奇怪。”

“德驻华大使陶德曼最近一直在游说与日谈判的事情。”

明楼太阳穴一跳,皱眉:“他会成功的。”

“为什么?”

“我们政府里有个人叫汪兆铭。”

 

明楼走出诊室,泰勒医生殷殷叮嘱:“明先生,不要想太多,平时注意休息。没什么大碍,你只是太累了。”

明楼和泰勒医生道别,明诚跟着他离开诊所。走到半路实在忍不住:“他真的给你看了么?”

明楼笑:“看了。”

“他真有医术?”

“看你问的,没有医术能开得起这么大诊所。”

“那……他什么结论?”

“器质性病变没有,问题不大,多休息。”

明诚生气:“这不跟那个阿司匹林一回事?多休息,多休息,疼成这样只有这个说法!”

“阿司匹林”是明诚给明楼私人医生起的外号。永远只会开阿司匹林,明楼到底怎么回事就是说不清。

明楼乐:“这个表情。正好这两天在瑞士,我休息一下。”

 

回到旅店,两人一共开了两间房。明楼实在是不愿意动弹,就在屋里看书,明诚上街转转,熟悉道路情况,以备不时之需。晚饭明诚亲自推进明楼房间,明楼正对着一幅地图沉思。

这幅地图跟着明楼很久,上面是明楼精心标注的战事范围。日军侵占整个华北,并且竭力向南推。上海牵制住日军太多兵力,日军被卡在黄浦江上。

“上海……支撑不了多久。”明楼声音很低,“国府有心要跟日本议和。”

明诚听着。明楼不能说的事情太多,秘密多,所以寂寞。他有的时候需要一个听众,明诚是个好听众。

“我只是奇怪德国想干嘛。德国的兵力到不了远东,它在上海根本没法补给。”

明楼用笔敲敲地图:“我有个猜测。德国需要日本保持实力。”

明诚好奇:“为什么?”

明楼突然问:“当初拿破仑为什么非要东征俄国?”

“他想要统治整个欧洲。”

“他失败了。”

明诚点头:“俄罗斯太大,战线太长,时间拖得太久,拖到俄罗斯严冬,法军就完了。”

明楼道:“当初要是远东有人咬住俄罗斯屁股呢?”

明诚略略惊讶:“德国野心这么大?”

明楼冷笑:“德国目前不希望日军消耗太大。上蹿下跳当这个老好人……”

“要上报吗?”

明楼摇头:“只是我的一个猜测,并没有证据支持。要看日德在华的进一步表现。”

 

明楼吃完饭,明诚去还餐车,回来打开行李取出明楼睡衣。明楼换睡衣:“你的睡衣呢?”

明诚一摊手:“我的房间在隔壁。”

明楼一愣:“你还真过去?”

明诚打开门,半边身子踏出去:“祝你有个安静的夜晚。好梦。”

明楼叫:“嗳……”

门关上了。

明楼躺在床上,床头的钟表咔哒咔哒没完没了,他想把它摘下来扔掉。不行,这里是瑞士陌生的旅店。没有明台这个麻烦,可也没有明诚。明楼静静地想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他其实不需要安静……

真是,空虚。

明楼翻个身,习惯了身边有个人,突然没有,空气都冷了。

明诚在干嘛?

明楼凝神听半天,除了寂静还是寂静,没有声音。

 

明楼朦朦胧胧睡着,后半夜突然觉得自己怀里有扎扎实实的温度。他睁开眼,发现明诚一脑袋扎进他怀中睡得正香,呼吸声柔和均匀。微小的失而复得,明楼愉悦一下。

他恍然大悟。

明诚调情呐。


2016-10-31 评论-258 热度-1738 楼诚地平线下
 

评论(258)

热度(1738)

©清和润夏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