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和润夏  

讲了四个故事,遇到亲爱的甜心们,真是太好的事了。

江左萌萌der:

清和润夏太太筆下樓誠及衍生人物關係圖2.0+<情寄>簡易年表


10月初拿到<情寄>本人,終於在上個周末(抱著虔誠的心)拆開來讀。

一邊看一邊想著要把時間線記清方便和<地平线下>對照,到途中發現榮方真是持續遠距離的一對,嗷嗷嗷。

年表有點兒虎頭蛇尾...因為越看越激動都忘記記了,有機會再補!


1911 榮石出生
1922 榮老爺子成為承德商會會長
1925 方孟韋出生於美國麻州劍橋
1926 榮石15歲,離家出走,謊報年齡參加北伐
1927 榮石於武漢接觸/加入共

我曾经想“有人帮我做个表就好了”。于是甜心你就实现我的愿望啦≧∇≦

江左萌萌der:

清和润夏太太筆下樓誠及衍生人物關係圖


開始下筆之後,再次體認要好好寫個告白文何其難。這大概是一個強迫症讀者對於自己腦容量以及表達能力感到絕望的雜亂心得文。

在<二重赋格>結尾上海明家漸漸浮出水面,<地平线下>明譚兩家的關係逐漸明朗,為了今後閱讀方便於是默默打開word排起了人物關係圖。

沒錯就是個雞肋的word截圖(再度對自己感到絕望)。


入坑的晚,前一陣子好不容易入手了小獅子,今天重新讀了一遍才又想起當初小獅子和老房子之間發生的風風雨雨,以及各式...

二重赋格 51

51    小赵医生曰:没什么好曰的了,谢谢大家关心,我们在一起了。

 

谭宗明又做了那个梦。

他梦见自己变成了老虎,在山林中捕猎。一只毛团子促狭地挑逗他,绕着他跑,他就是抓不着。

谭宗明不急不恼,千里奔袭,一把扑住毛团子——小狐狸在他爪子下面卖了个萌,用小肉垫拍他,圆圆的黑眼睛精灵古怪又有点讨好地看他。

谭宗明笑醒了。

赵启平在他一边翻了个身,嘟囔一句,正好翻到谭宗明眼前。小狐狸的睡颜安静柔和,时光淙淙地淌过他的眉眼。

小狐狸呀。

谭宗明伸出手指轻轻点一点赵启平的嘴唇。他的嘴唇不厚,甚至称得上凌厉。谭宗明爱这种危险的薄情,像停在手指上的...

二重赋格 50

50   小赵医生曰: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大风从坡上刮过。


小李警官回家,晚上趴在床上,享受凌院长按摩。

“这次可以,没受伤。”凌院长按摩手艺见长。按摩的主要目的是放松肌肉,放松一下小李警官睡得就特别好。

“我现在很小心。”小李警官眨巴着大眼睛看凌院长:“特别小心。”

凌院长拍他屁股:“趴好。”

“啊。”

“不要发出那种声音。……为什么特别小心。”

“因为你嘛。”小李警官趴着一个劲儿美:“你在家等我。”

凌院长闷头按摩,按摩得小李警官嗓子里咕噜咕噜。

“知道就好。”

小李警官笑嘻嘻地蜷缩,把自己卷在凌院长身上:“对不起。“

凌院长不说话。...

二重赋格 49

49   小赵医生曰:什么牵红线啊丘比特啊三生石啊,讲讲就行了。关键是性生活要和谐。其他都扯淡。


事实证明晟煊整栋大楼的空气循环系统并没有辜负自己高昂的费用,等到两个人回到晟煊,葱花味和各种调料味已经不见了。


谭宗明舒口气。赵启平让他去洗澡,自己拿着吸尘器清理地毯上各种什么罗勒莳萝留下的碎渣。谭宗明洗出来,穿着浴衣擦头发。赵启平盘着腿把自己塞进沙发和茶几中间在划拉平板:“衣服在床上。”

床上摆着谭宗明干净的内衣裤和睡衣。谭宗明本人对衣橱并不讲究,但小赵医生颇有点洁癖。内裤单独放,内衣单独放。袜子一双一双卷起,码在最下面的抽屉。干净的衬衣...

二重赋格 48

48   小赵医生曰:抓住对方的胃不重要,抓住对方长辈的胃很重要。以及……成功打入内部。


“过两天爷叔生日。”谭宗明在盥洗室里刮胡子,刮完胡子检查鼻毛,随口道。

赵启平嘴里叼着片吐司正在换裤子,动作突然凝固。

“要掉了。”谭宗明指那片吐司,还有赵启平的裤子。

赵启平拎着裤子拿下吐司:“你再说一遍?”

谭宗明严格检查自己的脸,没发现疏漏:“爷叔生日。”

赵启平睁大圆眼睛,头上翘着呆毛,裤子没穿上,手里捏片吐司。

谭宗明想起当初正式去见赵教授之前自己煎熬一宿这家伙缩在自己怀里睡得喷香,心里一阵暗爽。

“这不是爷叔真的生日。真实的生日他自己不要了,...

二重赋格 47

47   小赵医生曰:童年不快乐的成年人,要想办法找补回来。

 

谭宗明有一瞬觉得航站楼里空荡荡的。

或许不只是一瞬,他每年耗在飞机上的时间不短,世界上叫得出名头的飞机场他都呆过。每一处航站楼,都特别空旷。大概因为所有人都行色匆匆,谁和谁都没有关系。

他陪着赵启平傻站着,赵启平一直在看赵教授夫妇离去的方向。谭宗明望过去,他们已经不见踪影——谭宗明心里松了口气。

如果世界就是这样一个航站楼,大家各自有目的地,客气礼貌地保持距离,那也……不错。

谭宗明心里演练过无数狗血家庭剧应对方法。那天晚上赵教授一步一步走下台阶,走进月光,走到他跟前,居高临下——他就下...

二重赋格 46

46   小赵医生曰:我们都是萝卜,没法选择自己出生的坑。


赵启平听说亮亮生病,特别去慰问院座。院座很平静:“着凉了,没什么大事。”

赵启平挠挠头:“有点想小哦呦了。过两天他缓过来,借我和老谭一天呗。”

院座看他一眼:“干嘛。”

赵启平腼腆:“这不是那个主题乐园么。我想去,但你想吧,我和老谭,我看着他他看着我,干巴巴去干巴巴回来。多悲催!还是要有个小孩子。”

凌院长冷笑:“你们俩缺小孩子的话你偶尔能客串一下。”

“院长。”

“好吧,我回去问问亮亮去不去。”

“小屁孩还有档期?”

“最近他爷爷奶奶也想他。当然有档期。”


小孩...

二重赋格 45

45   小赵医生曰:先苦后甜。


在沈家门,那位大姐请谭宗明和赵启平吃海鲜。

就是“烟机”。

谭宗明一个一个慢慢吃。


连夜开车回晟煊,赵启平顶不住睡了一觉。醒来靠在椅背上看谭宗明,看他陷在夜色里。谭宗明瞥见他醒了,笑笑:“睡吧,马上回晟煊。明天你上班吗?”

赵启平摇摇头:“休班。”

谭宗明轻声道:“那正好,折腾这一顿。”

赵启平的眼皮越来越沉,勉强眨了眨:“不要累到,不行咱们就找个旅店休息一晚上。”

谭宗明看着前方:“我有数,放心吧。车上有你,不会掉以轻心的。我现在状态很好。”

赵启平长长的睫毛扇动几下,沉沉睡去。谭宗明看了...

二重赋格 44

44   小赵医生曰:旧时候的光荣与痛苦。无法参与,只能仰望。


赵启平和谭宗明对着坐在食堂桌上。谭宗明拆纸盒的时候费了劲,里面包着泡泡纸。泡泡纸下面是密封塑料袋,好像抽掉了空气,真空的。

“啊。”谭宗明感慨了一声。不愧是老泰山,包个饼干都挺科学严谨。

然而,碎成渣了。

赵医生拆开袋子,看着饼干渣发呆。

谭宗明起身去拿了两把勺子,递给赵启平。赵启平默默接过勺子,舀了一勺,塞进嘴里。

谭宗明紧张:“好吃吗?”

赵启平闭着嘴咀嚼。脑门上一条道,十分稳重。谭宗明想说要不擦了吧,想了想还是没吱声。

颜色实在是看不出卖相,味道很香。飘浮的香味儿里依稀有奶

©清和润夏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