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和润夏  

狮子饲养手册 34

34   慢慢来,慢慢来,一切都会好。

 

凌远一力促成的生殖中心终于剪彩,这几天他非常忙,几乎见不到人。李熏然很担心他的胃,可是自己也在连轴转。两个人打电话都怕对方在开会,只好互相发发短信。李熏然提醒凌远吃药,凌远提醒李熏然注意安全。

 

生殖中心算凌远改革中的一个重要环节。更好的服务,更多的盈利,凌院长从来不掩饰自己的野心与决心。生育问题近年越来越被重视。凌远早就敏锐地发现,越是成功人士,越是舍得在健康上花钱投资的阶层,生育就越晚。大龄的生育的确会带来许多问题,那么为什么不去解决这些问题呢。

好几年前凌远就把生殖中心的项目报了上去,光审批就卡了两年。凌远层层运作着,直到这座漂亮优雅的建筑物落成,凌院长就觉得自己似乎朝自己的构想更迈进一步。

这是个好现象。

 

关于生殖中心的负责人,凌院长考量再三,特聘了非常有名的妇科专家刘茂然。做这个决议的时候金副院长犹豫半天,只是小心翼翼道:“他这个人……风评不大好。”

凌院长嗤笑:“我的风评什么样?”

金副院长叹气:“他当年离开公立医院的原因……”

凌院长道:“不就是爱干私活么。爱钱也没什么不好,他能保证临床安全,我们都可以灵活一下。”

金副院长不再说话。

 

除了生殖中心,冯缈母子的病情也不能再拖。母子两个都有肝病,肝源是个巨大的难题,国内愿意捐赠器官的人还是少数。李主任曾经特别和凌院长商量过。冯缈是病毒性肝炎合并肝硬化两年,同时伴发先天性胆管狭窄,肝门静脉畸形。平安的问题是先天性肝门血管畸形,代偿性血管增生。比较而言,平安在凌院长能力可控的范围内。但是冯缈却是一塌糊涂。李主任没明说,凌院长也明白。

“可惜了,不能等韦天舒在的时候做。”

“三牛什么时候走?”

“他手头病例都处理差不多,就这两天了。”

 

李副队正领着人在河里打捞尸体。一条污水沟,拾荒人无意间在水沟边上发现一节手指,吓得不轻。警察来的时候,初步断定污水沟附近是碎尸的抛尸现场,警察们顶着恶臭在垃圾堆里又翻到一些人体器官碎屑。更多的部分应该在污水沟里,李警官领着几个警龄比较长的壮年男警察穿着背带水裤下了齐腰深的污水。臭气照脸就给了这几个警察一拳头,花花绿绿看着就恶心的漂浮物简直不能细想都是什么东西。

捞了一上午,法医勉强拼凑出一具女尸。林法医凭借多年道行做了几点临时总结:“女,年龄在二十到三十之间。怀孕过。看腿骨腰椎应该是常年体力劳动。其他的还要再仔细检查。”

虽然大家都穿着防护服包得很结实,费解还是被恶心得喘不上气。他想自己幸亏早上没吃东西,所以只恶心,吐不出来。

李熏然在警队洗了澡,换了衣服,站在走廊通风处吹风。刘队长过来递了根烟给他。李熏然做手术养病期间不能抽烟,因为不能咳嗽。现在好得差不多利索了,所以没了什么顾忌,用手指夹着烟,吸了一口,然后吐出去,似乎要把鼻腔里团结堵住的臭味也喷出去。

刘队长到底把婚离了。离了婚精神反而好了点。孩子判给妻子。警察离婚打官司能抢到孩子的很少,司法部门也知道这个职业怎么回事。

“最近还好么。”李副队许久没抽烟,被烟熏得微微眯眼。

“还好。”

“枪的事有下落了么?”

“基本有目标了。在国内真要想搞枪也不是不可能。就是薄教授最近很诡异。”

“嗯?”

“枪杀案你没跟你不知道,案发现场有一串数字密码,用血写的。其实也不难,局里专家一看就知道了。英语,HI SIMON。”

李副队看了刘队长一眼。刘队长面无表情:“大家都没明说。但是薄教授英文名似乎就叫SIMON。”

李副队一扬眉毛:“这个……”

刘队长道:“是不是想起各种罪案剧。”

李副队短促地笑了一声:“也真有可能是罪案剧看多了的什么神经病的模仿行为。”

刘队长没接话。

各个案子之间都是相互独立的,刘队长不愿透露,李副队当然不问。

 

刘队长吹了会风,回去了。李副队还站着,散散烟味。毕竟办公室里还有女警察。李副队很有些不怎么太符合实际的绅士礼貌,这要多谢李夫人的教导。

每次命案,李熏然都不开心。

死亡本身就不是个愉快的话题。而且因为体力的问题,受害者多数都是女性和儿童,死得毫无尊严。

“不应该这样。”李副队自言自语。

 

凌院长在医院忙,边忙还边要照顾凌教授。凌教授在ICU,插着呼吸机,昏迷着。凌远伺候得尽心尽力,凌岳在旁边看着,忽然笑:“咱仨小时候,咱爸最疼你。”

凌院长小心翼翼地帮凌教授擦鼻涕。

“咱爸挺严肃个人,就爱抱着你。你小时候吃什么吐什么,光哭。咱爸就抱着你满屋子溜达,抱着你睡觉。我和凌欢都没这待遇。咱保姆云姨还说,你小时候傻乎乎地管咱爸叫妈妈。”

凌院长低声道:“的确……我也记得云姨这样说过。”

凌岳不再说话。

凌教授的确对凌远好。那时候家里条件一般,但凡有点好东西全是凌远的。有一次有人从美国买的巧克力给了凌教授一块,凌教授转手就塞给凌远。凌岳挺大的了,也不馋,凌欢小,眼巴巴地看着凌远吃。

凌夫人当场就火了。

家家都有本烂账,他家这本还是沤了许多年的。

凌岳叹气。

 

凌岳比较忙,隔三差五来一次。凌夫人身体不好,也不能天天陪着。凌欢能就近多看看,几乎每次都能碰上凌远。凌远没事就来一趟,搞得管床医生有点战战兢兢。

这一忙就是四天。凌院长和李警官四天没见面。

中午得时候凌院长还想,要不跟李警官吃个饭。来不及做了,跟他去贵春园?那边煲汤挺好喝的。李警官喜欢喝汤。

凌远手里拿着手机,心里很轻松。生殖中心运营良好,刘茂然显然有些手腕。住院日项目李睿切实地提出了一些意见,问题是有,但不影响改革的步伐。凌远想着李警官,破天荒想哼歌。李警官洗澡的时候经常就高歌一曲,唱得楼下敲暖气管。楼下敲他也唱,唱完再说。

想着李警官,凌院长又笑起来。

他打算吃午饭之前看看爸爸,撞见凌夫人柳眉倒竖地咆哮:“拿着你的钱,走开!”

许乐山。

凌远觉得自己的心突然摔了下去。

 

许乐山尴尬地解释:“您别误会,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你误会……”

凌岳在旁边看见了凌远,连忙拉凌夫人。凌夫人一爆发哪是凌岳拉得了的:“虽然我们是没你财大气粗,可我们也没穷得把得病的孩子扔外边等死啊对吧?生死不问几十年,这时候你来了?好,好。我告诉你,我们替你养孩子,就当积德行善做好人好事了。现在这孩子总算三十多岁,也不用你照顾他吃喝拉撒,上学看病陪床,我们夫妻该尽的义务都尽到了,我们一家问心无愧!”

凌岳急得脸上有汗:“妈!”

凌夫人大声道:“行,这孩子你尽管领走,我告诉你姓许的,你别跟我们家没完没了地闹!”

凌远慢慢走上前,低声叫:“妈……”

凌夫人尖叫:“别叫我妈!当不起!你亲爸在这儿呢!”她看着眼前两人冷笑:“你们父子俩也不用惦记我们家了,我们有儿有女,谢谢关心。凌远,我从来没指望过你能在床头伺候我,但我自问对得起你,所以不需要你们家的钱。如果你还念在这点情份上,就别再来气我们!”

 

凌远就那么站着。

凌夫人转身就走,凌岳得去追。他低声宽慰了凌远一句:“妈最近太累太紧张,你别往心里去,就看在……爸爸的面子上。”

凌岳去追凌夫人了。

 

凌远失魂落魄地看着凌夫人和凌岳的方向,许乐山惶然徒劳地跟凌远解释:“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我是来……是来表达我的感激,凌景鸿是个好人,他还说,要帮我劝劝你,给你妈挪坟……”

妈妈。

凌远的眼睛动了一下。

他慢慢转过头看许乐山。

许乐山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

凌远就那么看着他:“把你的钱和东西收拾走。离开这里。不走我就叫保安。”

许乐山眼睛红了:“小远,你怎么才肯原谅我?你这么一直躲着我……”

凌院长一指他:“别过来。”

他的胃开始剧烈地疼痛。凌院长疼得汗如雨下,可是他站得笔直。他看着许乐山,许乐山惊恐地发现,凌远的眼神里没有憎恨,没有厌恶,竟然……什么都没有。

“小远我知道你恨我,我只想要个补偿的机会,你只要给我个机会……”

凌远仔细观察许乐山。他看着这个苍老的男人。许乐山自己活不久了,养的两个儿女没有一个争气的,偌大家业没人继承,他不甘心。如果凌远继承了他的家业,他的两个儿女还能有口饭吃。他算盘打得好。许乐山是个成功的商人,他一辈子的算盘打得都好,偏偏打错一个凌远。如此优秀的大儿子,就被他给扔了。

亏,太亏。

凌远眼睛也是红的,有泪光,但是他自己可能不知道,所以他慢慢地笑了:“恨?不,我不恨你。许乐山,我怕你。”

许乐山愣了:“你怕我?”

凌远直愣愣地睁着眼流泪,他轻声道:“每次你都在提醒我,我自己的血液里,一半是懦弱疯狂,一半是自私凉薄。我妈,和你。”他声音低下去,成为喃喃自语:“我这种人,怎么可能会有人爱呢。是吧。”

凌远非常疑惑地看着许乐山,然后恍惚地走了。许乐山身子摇晃,跌跌撞撞地抓住了窗边的栏杆。

 

胃越来越痛,像滚着岩浆,硫酸,毒液,针和刀片。凌远最近过得太好,以至于他都忘了他的胃,发作起来一般的止痛药都不起作用。

疼啊。

凌远愣愣地穿过幽暗的走廊,实在熬不住,贴着墙坐下。他想四肢着地就这么爬回办公室,办公室里有强效止疼药。凌远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一直攥着手机,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他按开手机,想看看几点了。下午部里还有会,不能耽误。手机亮起来,还在联系人的页面,还是小狮子三个字。

熏然。

凌远打通李熏然的电话,又后悔。小狮子必然在忙,耽误他做什么。他想挂了,那边却已经接起来。温柔慈爱的女声轻轻道:“喂?你好?”

凌远一愣:“阿姨?”

李夫人顿了顿:“……小凌?”

“熏然呢?”

“这孩子中午回来帮我换水,忘记拿手机了。小凌,你声音怎么怪怪的?”

凌远蜷缩在墙角,满嘴的铁锈味。他终于崩溃了,冒了一句:

“阿姨……我胃疼……”

2016-01-30 评论-588 热度-3949 楼诚楼诚衍生凌李
 

评论(588)

热度(3949)

©清和润夏 Powered by LOFTER